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二

Chapter 2
进入秋季的夜晚开始散发出恶意的寒冷。
麻生绮罗在夜风里忍不住低下头,抱紧了双臂,试图靠手掌和手臂间肌肤的摩擦接触产生些许热量。
肩上忽然落下一阵空气被震颤而带起的微风,紧随而来的是被衣料严实包裹住的暖意。
麻生绮罗一怔,转头看向旁边。
陪伴她一起走在夜风里的少年正漫不经心般拉上背包的拉链,发现了她注视的目光,也只是温和而随意地笑了笑:“正好多带了一件。”
一件外套,再怎样仔细折叠也会是不小的体积,说什么也不可能是“正好”或者“顺手”,才多带了一件在身边。
女生腼腆地微笑了一下,忍不住再次对这位一直陪伴安慰自己的好友的温柔细心生出感激:“桐岛君……实在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善良、温柔、细致、体贴、和善。
不像零那样暴躁易怒,也不像班上其他男生那样轻浮恶劣,他一直都是温柔的、好脾气的、为别人着想的。
“能够成为你女朋友的人,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人。”
在做出这样的评价后,麻生绮罗看到自己的好友轻轻弯了弯嘴角,仿佛是因为对这样的话题感到羞涩而没有做出其他回应。
啊……
确实,这个话题冒犯到别人的隐私了。
麻生绮罗重新低下头,耳朵微微有些发红,在察觉到身边好友的态度仍旧温和平静后,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脾气真的是很好啊……
接下去的行程里,他们讨论的话题也仅限于今天晚上的颁奖仪式。两个人一直到走回麻生家公寓的楼下,麻生绮罗想要脱下外套打算还回,对方却微笑着回绝道:“楼道里风大,明天再给我也一样。”
外套的暖意和被关怀的温柔让麻生绮罗心里酸涩又熨帖。
她接受了好友的体贴,在和对方道过晚安后,就转身走上了楼梯。一直到走进楼道拐角处,她向下看时,也依旧看到了好友在夜风中目送她上楼的模样。
桐岛君,真的是非常、非常贴心的人啊。
她在拐角处对好友挥了挥手再次道别,然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
桐岛牧生面无表情地碾碎了脚下的一片落叶。
片刻之前少女温婉柔和的声音已经消散,此刻枯叶破碎宛如哀鸣的喀嚓声在夜风里突兀又诡异。
这样简单的发泄却并不能纾解他心底的失望和愤怒。
对那群明明叫嚣着要零好看、却眼睁睁错失这最佳机会的垃圾的愤怒。
要想对麻生绮罗下手,其实并不算简单。
在她和零确定关系以后,两个人几乎像连体婴般形影不离,除非是放学后零去打工,否则就会一直黏在一起。
而麻生绮罗这样作息规律的乖乖女也不是会在夜晚出入偏僻场所的类型,所以,是不会存在深夜、落单、无人注意这样的完美机会的。
像今天这样因为参加颁奖仪式晚归、零又因为打工无法陪同的情况,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最好的时机了。
错过的话再等下一次,就又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而且下一次,零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拜托他帮忙送麻生回家。
可那群只会叫嚣的垃圾却畏缩了。
无论是因为害怕犯罪还是恐惧于零的报复、又或者是因为自己陪伴在旁不敢贸然动手,怎样都好。垃圾终究只是垃圾,不堪一用。
这也正是他讨厌垃圾的原因。
九点二十七分。
桐岛牧生瞥了一眼手机上时间,无趣地把早就编辑好打算发送给零的呼救短信一字一字地删除。
全部白费了。
他忍受了整个傍晚情侣间令人作呕的浓情蜜意,忍受了几个小时冗长而无意义的颁奖典礼,他早早就编辑好了呼救的短信,只要动两下手指就能发出求救讯号。也早已经将零的号码设置成了快捷键,轻易就能够拨过去通知零赶来。
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如此强烈地希冀过什么,甚至是在遇到零之后才拥有了厌恶以外的、可以称之为喜悦的情绪。
他是这样期待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事,甚至整整一天都是在靠着幻想重新变得冰冷无情的零的美丽模样,才熬过了如此漫长的一天。
可直到今晚的主角安全抵达,也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所有的计划与期望,都成了一场白费工夫的笑话。
又碾碎了一片落叶,桐岛牧生彻底放弃了等待事故的念头,转身准备回去。
而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楼道上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少女惊惶的尖叫。
“啊——”
那种短促的、刚刚从喉间发出就被强硬截断的尖叫声。
桐岛牧生这一瞬间感觉自己几乎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颤栗和兴奋伴随着上涌的血液一起冲进大脑,在他耳边炸响一阵令人喜悦的嗡鸣。
——那群垃圾埋伏在了楼道里,麻生绮罗遇袭并且受制了。
这和他的设想略微有些偏差,他希望麻生绮罗受到惊吓或者恐吓,却并不希望那些垃圾会对她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那样会把零的怒火转化为怜惜,弱化仇恨所带来的美丽火焰。
但即使有了偏差,他也不可能放弃这绝妙的机会。
桐岛牧生按下快捷键,边悄无声息地缓慢走上二楼,边听着电话那头等待接通的铃声。
麻生绮罗已经落到了那群垃圾的手里,那么“不受任何损伤”这一前提就自动作废,他也没有了急着冲过去救人的必要。
事情已经这样,就算他再快上一两分钟,麻生绮罗也未必能比现在少凄惨多少。
电话那头的樫野零终于按下了接通键。
对方轻松随意的一句“是不是绮罗已经到家了”还没有说完,就迅速被“麻生有危险,快来救她”几个字拦腰斩断。
不去理会樫野零在电话另一头会有多震惊失措,桐岛牧生径直挂断了电话,走出了被阴影覆盖的楼口。
楼道里一共有四个人。
麻生绮罗身上的外套已经被扔在了地上,连衣裙也被扯落到了肩膀。看起来有些许擦伤,但还不至于转移零的注意力。
被捂住嘴的少女在看到他的瞬间如同见到救星般眼睛一亮,但又很快清醒过来,边流泪边用力摇头示意对方快走。
真是个好女孩。
桐岛牧生露出和以往一般无二的温和笑容,举起手机:“现在停手的话,你们还能赶得及在警察来之前逃走。”
隔着七八米的距离,手机屏幕上刚刚和樫野零通话结束的画面显然具有足够的迷惑性,几个不良一时间面面相觑,麻生绮罗连忙趁他们分神的时候挥开按着她的不良,哭泣着把被扯开的衣服重新穿好。
“只要你们现在离开,警察就抓不到任何证据。而且事关麻生的名誉,我们也不会把这件事到处宣扬……”
——只要这样就够了?
没有得逞的拍裸照威胁、甚至是意图侵犯都好。
只是这样,让麻生绮罗受到一点惊吓,受到一丁点的擦伤,就足够了?
——怎么可能足够。
两个人都完好无损,什么都没有发生。难得有了如此美妙的一个机会,就这样落幕的话,零最多也只不过是会在心中再给他多打上一个“麻生绮罗的爱慕者”的标签,而他的后续的一切计划,也都不会再有实施的余地。
不良们显然已经萌生退意,桐岛牧生用尽全力维持着面孔上的平静温和,但声音里轻微的波动颤抖却暴露出他内心骤然涌起的恶意兴奋和跃跃欲试。
“……我可以保证,我们不会把这件事告诉零。你们也不用害怕零之后报复……”
“谁他妈会怕那个混蛋报复!”
为首的黄毛不良磨着牙爆出一声怒吼,几步冲过去拽住桐岛牧生的衣领,把的他后背往旁边墙上狠狠一砸,“我们不但不怕他,还他妈要玩死他!”
“桐岛君!”
——对。
——就是这样。
颈椎和脊椎同时遭受的强烈撞击让桐岛牧生眼前一黑,手一松,握着的手机“哐当”落到了地上,被跟过来的另一个红毛不良捡走。
“桐岛君!桐岛君!”
女性拔高的尖利嗓音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桐岛牧生从后背的剧痛中缓过来,试图转头去看一眼麻生绮罗的表情时,脸上就又遭到了拳头的重击,整个人甚至被这股力道带得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除去晕眩,他还尝到了血液的腥味。
“妈的,敢耍我们!”在他手机上翻来覆去也没有找到报警记录,红毛不良啐了一口,不解恨地往他腰间又踹了一脚。
“住手!你们住手!桐岛君,桐岛君……”
一直瑟缩在走廊一角的麻生绮罗发疯般扑过来,借着身体的冲力撞开了还想再施加暴力的红毛不良,张开双臂护在桐岛牧生身前,“不关他的事!你们让他走!”
冷不丁被她撞开的红毛不良足足愣了两三秒,才恼羞成怒地捋起袖子走上前:“你……”
“等等。”
刚刚从同伴手中接过手机同样翻了翻桐岛牧生通话记录的黄毛不良拦住他,低声道:“这小子几分钟前给樫野零打了电话,说不定樫野零已经知道了……这里不好动手,叫上人,把他们都带回西郊仓库。”
樫野零的名字对这些不良还是具有相当的威慑力。红发不良畏缩了一下,立刻咬牙道:“行!先回去!”
……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