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一

#合写#
#假设小病娇智商没被编剧强行下线#
#又名《全是套路》#
#论男主女主一把抓的可行性#
#白莲花的胜利#&#如何赢过一只圣母#
#欢脱风的被动表达方式#

Chapter 1

“樫野零那个混蛋怎么还不出来!”
一群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不良聚集在马路一侧,一边大声地嚼着口香糖,一边发出不耐烦等待的抱怨。
他们的视线在刚刚走出校门口的桐岛牧生身上停留了几秒,在发现不是目标人物后,就迅速失去兴趣地转开脸继续高谈阔论。
桐岛牧生将滑下的背包带往肩上提了提,如同所有下意识躲避不良团伙的普通人那样,低下头,紧靠着马路的另一侧,快速从这群危险分子身旁走过。
“……听说他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很重视……”
“说不定以后都准备洗手不干了……”
零星飘进耳朵里的词句迅速搭建出了谈话的脉络,桐岛牧生稍稍放慢了些脚步,侧过脸,良好的听力让他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大约是那伙不良头目的家伙做出的最后总结:
“嗤,女朋友?”不良头目呸了一声,发出一声不知是嘲讽还是凶狠的冷笑,“想做好学生也得先把以前的账还完才行!走,不等了,我有办法让他乖乖自己出来。”
果然是这样。
桐岛牧生转进拐弯口的弄堂,在墙体的阴影间冷眼目送着那群不良如同已经得逞般发出一阵哄笑后热闹地走远,直到那点背影完全淡出视线。
一群毫无新意、令人作呕的,垃圾。
他慢慢走出弄堂,回头看了一眼学校的大门。
橘色的光线给人以温暖的错觉,而事实上,落在人身上的阳光实在是缺乏温度的冰冷。
毫无疑问,樫野零和麻生绮罗还在画室里卿卿我我,或者正卿卿我我地准备离开。
那种平庸又无聊的情侣间黏腻的互动无比令人生厌,桐岛牧生低低笑了一声,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呆下去的话,大概下一秒他就会忍不住把手中画笔戳进麻生绮罗的心脏。
或者眼睛。
具体扎进哪里取决于她是到底是在用那颗平庸的心来迷惑零,还是是用那双平庸的眼蛊惑零。
这个疯狂的念头已经在他心里盘桓了许久,而现在,他有了绝妙的借刀杀人的机会。
不良团伙、报复、威胁、误杀,死亡。
一个多么美妙的、一定能够激怒零的、让零重新变得愤怒而强大的组合。
只要没有了麻生绮罗这个限制器,零就会变回从前让他迷恋不已的模样,他也能够站在零身边,成为那个唯一理解他、支持他的存在。
再也不会被任何累赘所拖累的零。
强大冷酷、残忍狡猾、符合他一切幻想的零。
身边只有他一个人的零。
这样的未来……
他沉迷进了自己勾勒出的美好未来里,连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出弧度都没有发觉。
这样美好的、让人痴迷的……
很快,
很快就可以……
陡然惊醒他的是学校座钟到达整点时响起的钟声。
沉重缓慢的金属击打声惊起了在树枝上歇息的鸟群。鸟类扑簌着翅膀纷纷从他眼前飞走,桐岛牧生却丝毫没有被吸引,一双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钟楼旁边的天台。
太像了。
和当初圣选择跳下去的那个天台,简直是一模一样。
所以当初他才能够利用仓泽、利用这个天台,让零回想起当初亲眼目睹圣从天台跳下去时的颤栗感。
从高处砰然坠落的人类温暖的躯体、从躯体四周蔓延开来的温热血液、还有周围人群惊恐不安的尖叫。
他已经为零重新又搭建了一次死亡的场景,但结果只令他无比的失望。
零确实回想起了圣的死亡,但却没有回到从前的模样。那样弱小又无能的圣的死亡,不仅没有带走他对零与生俱来的血缘桎梏,反而让原本已经厌烦了他的懦弱的零,忘记了他所有的缺点和错误。
是他估算错误了。
桐岛牧生远远注视着学校天台,和从前无数次对遭遇险境的麻生绮罗想要冷眼旁观、却又临时出手拯救她时一样,收敛起了心里张牙舞爪想要冒头的恶意念头。
他已经漏算了一次人类的本性。
人类对死去了的人会产生异乎寻常的宽容。一个人在活着的时候,不管多恶劣多无能多令人生厌,可只要他死了,人们会忘记他所有无法原谅的错误,反而想起他那些微不足道甚至早已磨光的优点。
这是人类愚蠢的劣根性,即使是零也不能免俗。
……麻生绮罗不能有事。
死亡只会提高她在零心目中的地位,甚至和当初的圣一样,把零推向懦弱的深渊。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他只想看到他的战神冲破束缚、绽放出无人能阻挡的炫目光芒,哪怕灼热到烫伤他也没有关系。
——其实也可以有另外一种方案。
钥匙在锁孔中轻轻旋转,发出“咔哒”的声音,骤然亮起的白炽灯让桐岛牧生忍不住微微眯起了双眼。
——把零的目光夺过来。
一直注视着那些平庸无能的人,零只会变得越来越堕落与软弱。只有当对方的视线完全集中在他这个同类身上,零才能变成他理想中的样子,变成那个无所不能的神。
——那么,
——麻生绮罗,绝对不能有事。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