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五

Chapter 5
“操!”
被挂断电话的樫野零几乎摔了手机,忍了又忍,再拨回去时,却只得到了“对方已关机”这样的语音提示。
他一脚踹翻了旁边的垃圾桶。
“怎么了?”
和他一起赶来救人的木田达也把摩托停在路边,关心道,“那些人对绮罗做什么了吗?”
樫野零咬着牙紧紧攥着手机,手机壳在手掌间发出被过分挤压的悲鸣声:“没有。绮罗已经跑出去了。”
“诶?那……”
“牧生在他们手里!”
“绮罗已经跑了不就……诶、诶?!”木田达也愣了十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绮罗跑了、桐岛还在他们手里?是他救了绮罗吗?”
他每多说一句,樫野零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在听到是桐岛牧生救了绮罗后,他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木田达也丝毫不担忧触怒他,自顾自忧心忡忡地分析:“那桐岛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哦,绮罗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也很危险……这可怎么办?先去西郊仓库救桐岛还是先去找绮罗?”
“……废话!”
樫野零磨牙,一甩手砸了他一个满眼冒金星:“你去找绮罗,我去西郊仓库。”
木田达也晕晕乎乎地倒退两步,扶着额头倒吸冷气:“没问题是没问题……嘶,那边不知道有多少人,你小心点……当然也别太激动弄出人命来。”
樫野零不理睬他,腿一跨直接踩上摩托车。车子还没发动起来,却意外听到了熟悉的呼喊:
“樫野君!”
绮罗?
樫野零一愣,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但下一刻,幻觉也一起到来。狼狈地奔跑到自己面前的女友披散着头发、眼眶红肿地边抽泣边呼喊:“桐岛君……快去救桐岛君!”
真的是绮罗,不是幻觉。
樫野零扶着她肩膀仔细看了几遍,在确定女友除了一些擦伤外并没有什么事后,一直暴躁乱跳的心脏才有了归属般慢慢恢复平静:“我知道了。”
他转头看向木田达也,在发现对方正吹着口哨看好戏后,毫不犹豫地又赏了对方一个漫天星光灿烂:“你送绮罗回去。我去救牧生。”
木田达也呲牙裂嘴地苦着脸答应。
樫野零拍了拍麻生绮罗肩膀,发动机车,在引擎的轰鸣声中风驰电掣地消失。
木田达也单手搭在眼前目送他消失,等彻底看不见了,才嬉皮笑脸地对着麻生绮罗伸出了手:“那我们也走吧,落难的公主殿下。”
……
桐岛牧生已经陷入昏迷。
黑暗中并不能看清他的伤势,只是手电偶尔扫过时照到的血迹和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声彰显着他的虚弱。
不良们已经不再施暴,甚至有些畏缩地聚在为首的不良后面窃窃私语:
“晕过去了……”
“不能再打了吧?”
“再打肯定就死了。”
“要出人命的……”
“老大?”
为首的红毛不良也有些犹豫,却又顾忌面子,不肯暴露害怕弄死人这个事实,迟迟没有下达下一步指令。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仓库的灯忽然被打开。
原本已经习惯了仓库黑暗环境的不良们集体用手遮着眼睛,在突然的刺眼光芒中骂骂咧咧。
开灯是一个染着黄发、看上去显然已经不是学生了的流气混混。
“哟。”他抹了抹下巴,对着仓库里的一群不良打招呼,“我看你们也打得差不多了。地上那个人,让给我玩玩?”
红毛不良啧了一声:“黑田,叫你来是让你一起对付樫野零,你能不能别看见长得好的就发情!”
“樫野零当然要对付,但该享受的时候我也要享受,这是报酬。”叫做黑田的混混毫不在意地走进来,拽着桐岛牧生的头发把他拖起来,仔细地打量着他的脸,满意地眯起了眼睛,“何况他是樫野零的人。享受了他,樫野零也不会好过。”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红毛不良呸了一声,咕咕哝哝地骂了句“变态”后,就转身走出了仓库的大门。
跟着他的一群不良互相看了看,也纷纷走了出去。
黑田边懒洋洋地松手又让桐岛牧生摔回地上,边朝外面招呼:“关个门。樫野零来了再通知我。”

评论(1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