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八

Chapter 8

最后惊醒樫野零的是警笛声。

尖利的、刺耳的、呜呜呜呜叫个不停歇的警笛声音迫使他从破坏的快感中苏醒,重新面对因为他的失控而造成的混乱局面。

这时候清醒并不是什么好事。和头脑一起清醒过来的还有恢复痛觉的身体,失去了使他麻木的破坏的快感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顿时开始一起叫嚣作痛,猛烈爆发的一瞬间让樫野零几乎无法站稳脚。

好在对于不良来说,警察积威深重。一群受伤的没受伤的,只要这会儿还能跑的不良纷纷边骂娘边跑走;伤重的或是昏迷的自己跑不了的,也大多被同伴扛走拖走。

片刻间,仓库里就只剩了零星几个倒霉蛋在角落里躺尸。

樫野零扫了一眼还在躺尸的几个不良,在确认他们只能缩在角落里老老实实当鹌鹑后,才慢慢平复呼吸,走向房间里的桐岛牧生。

桐岛牧生趴伏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

大约是想要制止陷入疯狂的自己,桐岛牧生从最开始被放置的地方一步步爬向门口——或许中途呼唤过他的名字、尝试喊醒他也说不定——但最后体力透支,昏迷过去。

樫野零半跪下身,边思考着可能发生过的事,边把桐岛牧生从地上轻轻抱起来。视线在扫过地面上被拖拽出的斑斑血迹时,他有些难言的不忍和愧疚,却又有些嫌弃对方总喜欢多管闲事。

是的。

多管闲事。

虽说这样的嫌弃显得他实在太没良心,但是绮罗的事也好,他的事也好,桐岛牧生总爱掺和进来,以一副骑士的模样自居,好像生怕自己哪里辜负绮罗。

啊……不止是绮罗,还有圣。

明明除了自己以外,圣不亲近任何人,但偏偏突然地就多出来“桐岛牧生”这个朋友。

——他亲近的人,总会莫名其妙地也和桐岛牧生关系亲密,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

就像什么?

樫野零在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到,什么也没有明白。

是巧合吧。

就像几年前他救下桐岛牧生,几年后桐岛牧生转学到他班上一样。

都是纯粹的巧合而已。

“……零……”

枕在他手臂间的桐岛牧生颤了颤睫毛,从鼻翼间浅浅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

樫野零在他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他现在的形象大约相当糟糕,因为桐岛牧生的神情看起来满是忧郁。

就跟从前的圣一样。

樫野零撇开头,用空着的左手抓了抓乱成一团的头发,试图摆出不耐烦听人说教的表情。

“……好高兴……”

樫野零摆出的不耐烦僵在了脸上。

“……零……真的出现……好高兴。”

虽然神情忧郁,但眼底分明是一片做梦般的、热烈却又不真切的喜悦。

高兴?

遭遇这样多的痛苦——而这无妄之灾,也都是自己带给他的——他为什么会因为自己出现而高兴?甚至如果不是绮罗已经顺利和他们会合,他也许会丢下桐岛牧生不管,先去找到绮罗也说不定。

——哪怕这样,还会觉得只要自己出现,就觉得高兴?

“你是笨蛋吗。”

皱着眉吐出着刻薄的话语,手上的轻柔动作却和语气完全相反。樫野零把他上身扶起来,稍稍比划了一下姿势,试图判断是用背的比较好还是用抱的比较好。

“樫野君!”

正当他权衡两种姿势的利弊时,麻生绮罗的声音陡然闯入耳朵。

这个熟悉的、哪怕大声起来也一直带着弱气的嗓音他绝对不可能认错。但是绮罗——绮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樫野零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门口,视线全然被女生因为奔跑匆忙而飘曳起的裙摆占据。

一直躺在他侧面不远处、佯装被踢晕后没有再醒过来的黑田等的就是这一个破绽。

他们这样的不良或者说混混,最从心底畏惧的不是警察,而是“樫野零”这个存在。然而可笑的是,“樫野零”,并不等同于正义。

他从来不会因为正义而和他们作对。他纯粹只是因为心情。

因为看不顺眼、因为想要发泄、因为需要解压。种种的狗屁不通的理由,归结为“我只是想揍你们而已”。

他不受任何规则约束,不服从任何人,不接纳任何人。但同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和他作对。

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随心所欲。

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樫野零”更让他们憎恶、或者恐惧的人了。

——只要他消失。

——只要他消失的话……!

黑田抓起落在地上的刀,带着一丝狞笑,用最快的速度、最狠的力道,疯狂地朝樫野零冲过去。

——怎么能容许这样一个可以自由地随心所欲、又让他们害怕、让他们无法反抗的人存在。

——只要这个碍眼的存在消失的话,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去死吧!”

“……樫野君!”

——只要,消失掉的话……!

金属划破空气的声音、阴沉诅咒的声音、和麻生绮罗失声尖叫的声音同时冲击着他耳膜,伴随着这些的,还有利器直直捅入血肉的、令人牙根发酸的声音。

为、什么……呢?

樫野零已经转回了头,睁大眼睛麻木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桐岛牧生。

对方仍然是那一副他看不惯的好学生的温柔无害模样,没有痛楚,没有怨恨,只平静地、关注地凝视着他,微微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些什么。

樫野零从他的唇形里读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安静地等待着对方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等到。

桐岛牧生闭上眼睛,蓦地瘫软了下去。

“桐岛!……你个混蛋!”

“……桐岛君……桐岛君!”

黑田被木田达也一拳打倒的声音和麻生绮罗惊慌哭泣的声音似乎都变得极其遥远。

樫野零麻木而茫然地看着自己抬起的手。

他明明试图去握住桐岛牧生的肩膀,对方却从他面前倒了下去。

手里握住的仅仅只是冰冷的空气,他什么也没有抓到。

就像……

就像当年他想抓住圣那样。

他就这样从他的面前掉落下去,他什么也没有抓到。

只有蔓延开的血……怎么也止不住的血……

……

这样的浑浑噩噩一直持续到他被木田达也的巴掌拍醒。

“你不要在这种时候发疯啊!”

木田达也的表情说不上是无奈还是苦逼,边注意着周围防止再有装死的爬起来偷袭,边抽空安慰几乎要哭成泪人的麻生绮罗“没事没事,桐岛还活着,那刀捅得不深……”,边恶狠狠地提醒樫野零“你还发呆!救护车来了!”

仿佛是为了佐证他的话一般,救护车尖锐的提示声由远及近,而后是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凌乱的脚步声。

樫野零茫然地任由一身白色的医护人员掰开他的手把桐岛牧生抬上担架。

麻生绮罗啜泣着一路小跑追上去。

木田达也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樫野零,恨铁不成钢地往他脑袋上又糊了一巴掌,闷声闷气:“还不走?!”

樫野零才终于有了一丝清醒,匆忙地爬起来跟进救护车。



樫野零懵逼ing:情敌为了我挡刀现在生死未卜,这到底是为什么情敌为啥要给我挡刀在线等,急!

小病娇懵逼+1:我记得我是讨厌温柔的零的,看见他又去看麻生我也仍旧是愤怒厌恶的,但是我为什么会去为这样的白零挡刀?在线等并不急。我大概有点明白了。

玩家小病娇【拆散男女主】副本当前进度为百分之八十,无意中开启了【掰弯樫野零】隐藏副本,已进入

ps:进考期了啊啊啊啊,本文改周更,TAT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