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十

庆祝我群粮食爆炸加更w

Chapter 10

抢救室的走廊内一片寂静。

麻生绮罗早就不再哭泣。她木愣愣地盯着抢救室的铁门,红肿的眼睛里只留下一片麻木的平静。

和她一样木然的是樫野零。

在这样的情形下,无论他是选择去温柔安慰女友给予她一个拥抱,还是冲进警局把那伙不良揪出来碎尸万段,都是符合他个性的。

但无论哪一件,他都提不起力气。

他好像只剩下了发呆的力气,大脑空白得连当年圣是如何被推进抢救室、如何又被迅速地宣布死亡的场景也回忆不起来。

只想这样一直等待下去。

他不想听到医生对桐岛牧生的宣判,也不想面对桐岛牧生——无论他是仍然活着,还是可能已经死去。

他预感他将会面对些什么,失去些什么,并且是不可改变的。

那么。

一直等待下去就可以了。

一直一直的……逃避下去就好了。

然而抢救室的门还是打开了。

三个人中只有真正一直在团团转等着结果急的抓耳挠腮的木田达也第一个迎了上去,在得到“病人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的保证之后,仰天弯下腰解脱般叫了一声:“太好了。”随即意识到这是医院,双手合十抱歉地给医生赔了个笑。

麻生绮罗反应迟缓地看了看木田达也一脸轻松的表情,慢慢地挨了过去,樫野零却仍旧呆呆地站在原地,茫然地注视着抢救室上由红转绿的灯。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视线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似乎在疑惑他们和桐岛牧生之间的关系,在被木田达也催促了几次之后,才例行公事地交代桐岛牧生的情况:“病人失血过多,左手食指中指骨折,左胸后方第二根肋骨骨裂,头部伤口的具体情况还需要等进一步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

他停顿了一下,又扫了一圈面前的三个人,“你们是他同学?先通知他家人吧,病人需要留院观察。”

木田达也一边点头一边往手机备忘录里打注意事项,麻生绮罗小步地一步一步靠近过来,低着头轻声道:“桐岛君,被那些人……侵犯了吗?”

她的声音幽幽的,带着一丝哭泣过后的沙哑,但这冷不丁的医生询问却让木田达也和樫野零同时一颤,木田达也更是差点摔了手机:“侵……侵犯?!”

他迟疑地转头看向樫野零:“……是我理解那个侵犯吗?”

樫野零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又立刻感到了不对,快速地开始摇头。

医生也愣了愣,斟酌了十几秒后,才谨慎地作出回答:“病人确实有遭到强迫性性行为,可能在清醒后会有一定情绪上的波动,你们最好尽量不要提到这件事,以免刺激病人情绪。”

他看了看时间,觉得该交代的已经全部交代清楚了,就转身离开。

木田达也仍旧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半晌喃喃道:“居然男生也会被强暴……”

“没有。”

樫野零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道:“牧生只是被欺负了,并没有被强暴,不许胡说。”

木田达也乖乖地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同时悄悄指了指身边眼眶通红的麻生绮罗。

樫野零说不出话了。

区区一件外套并不能完全遮住桐岛牧生身上不同于殴打造成的暧昧痕迹,麻生绮罗虽然单纯,但是并不蠢笨,相反的,她有着艺术家的细腻和敏感,以及敏锐的洞察力。

如果桐岛牧生不能平安无事的话……

樫野零想,麻生绮罗大概会被负罪感折磨到发疯。

他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发泄情绪,却无视了此刻需要他安慰和陪伴的女友,甚至自私到希望不去面对几乎为他送命的朋友。

他大概,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哥哥,最糟糕的情人……也是最糟糕的朋友。

“……绮罗。”

良久之后,他慢慢走近沉默的麻生绮罗,将双手搭上她肩膀,“不要哭。”

麻生绮罗并没有哭泣。早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再哭泣了。但莫名的,或许是因为这句安慰出自于她最亲近的人,也或许是因为这安慰的句式太过熟悉,她的眼泪倏地一下涌了出来,快得完全无法在眼眶里承载就直直滚落下来。

木田达也蹑手蹑脚地下楼去交钱。

“都是因为我……”

“都是因为要救我,他才会遇到那些人……”

“都是我……都是因为我……”

麻生绮罗捂住嘴,浑身颤抖地控制着自己不要放声哭出来。

“为什么被那些人抓住的时候……我要发出声音求救呢……”

在那个时候干脆什么抵抗都不做就好了。

被绑架也好,被囚禁,被殴打,被凌辱,哪怕是被侵犯也好。原本就都应该是她的灾难,是她执意要和零在一起才招致的灾难。

那就全部由她来承担就好了。她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挣扎求救,让桐岛牧生承担走所有的苦难呢?

把一个无辜的、温柔的、善良的,一直安慰着她陪伴着她、帮过她也帮过零这么多次的人牵扯进来……

“是我……做错了……”

——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全部错了。

她原本就只是个渺小的、阴沉的、没有存在感的影子而已。

蠢笨,肮脏,卑微,无趣。

只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才飞蛾扑火一样执意要跟零牵扯一起。

那些勇敢和执着——为了对方哪怕被嘲笑被欺凌,哪怕失去作画的手也不肯放弃的执着,在好友的鲜血苦难屈辱面前,全部都变成了可笑的愚蠢、天真的罪孽。

地上的尘土,和浴火的战神,原本就不应该在同一个世界的。

她的爱情,这样的微不足道。

“绮罗……”

樫野零的手仍然搭在女友的肩膀上。但即使对方哭得浑身颤抖,他也无法像从前那样、理所应当地把她搂进怀里安慰。

“不要哭……绮罗,不要哭。”

他只能这么重复地安慰着,语调苍白得连自己也无法说服。

——他的预感是对的。

樫野零想。

他确实,即将失去绮罗了。

评论(1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