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十三

可行性报告配文mv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29897

配合第六、第七章食用,强【哔——】有,挡刀有,医院有,he有。

一切为了爽w

Chapter 13

樫野零在带着医护人员一起返回时,桐岛牧生已经听话地擦干净了脸上的痕迹。

他手里还攥着樫野零刚刚丢过来的那张纸巾,正在用指腹无意识地摩挲着纸面柔滑的触感。在听到明显不属于一个人的脚步声时,原本还在发呆的神情立刻变成了戒备和警惕。

樫野零原本还想着“太奇怪了是不是应该离他远一点”的念头立刻软化了一大半。

早就对各类病人的反应见怪不怪的医护人员进了病房就开始整理器具,边整理边吩咐:“把病人扶起来,动作慢一点。固定住他等会不要让他乱动。”

“……哦。”

这是医生的要求,不是他不想离桐岛牧生远一点。

这么一想就没有了心虚感。樫野零顺理成章地走到病床前,抬起桐岛牧生的手臂绕过自己脖子,小心地把他从床上搂抱起来。

已经辨认出他声音的桐岛牧生乖顺地伏在他身上,小声地呼唤着“零”,尾音里婉转的如同呼唤情人名字般的少许甜腻听得樫野零差点一失手又把他摔回去。

……真的是太奇怪了。

樫野零脑补着如果木田达也敢用这种语气喊自己的话,自己一拳打死对方的几率有多大。

计算出来的结果让他忍不住又低头看了一遍桐岛牧生的脸。

果然。

长得漂亮就是占优势。

医生并不了解、也并不会想去了解他们之间的这些微妙,他只会尽作为医护人员的职责,脱去桐岛牧生的衣服,又除去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纱布。

桐岛牧生背上的伤创口面积并不大,因为刺入时被骨骼阻碍,所以也不算深。只是因为伤口反复裂开,桐岛牧生的肤色又比普通人更白,所以开裂的创口被衬得格外凄惨。

血淋淋的场景并不会给予医护人员触动。医生连眉毛都没皱一下,极其熟练地替他擦拭伤口旁的血迹,再消毒上药,重新包扎。

这一次桐岛牧生的反应总算是正常的。

樫野零注视着他苍白的面孔,以及额头上痛出的薄薄一层冷汗,莫名感觉到了一丝欣慰。

在这种欣慰下,连桐岛牧生因为疼痛而紧紧抓着他腰侧衬衫的衣料,甚至更加紧密地往他怀里靠,都让他可以接受了。

“忍一下。”

他大方地抬手摸了摸对方头发,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很快就好了。”

桐岛牧生把头更深地扎在他的肩窝里,鼻腔里发出受伤小动物一般委屈的呜咽声。

细皮嫩肉的怕痛的小少爷。

这才是桐岛牧生该有的正常反应。

樫野零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后颈作为安慰。在医生做完换药的一套程序后,又小心地扶着桐岛牧生把他重新放平回床上。

桐岛牧生出了一身的汗,在被放回床上后,终于能看见他表情的樫野零明显地看出了他情绪的低落。

这么怕痛当初还要逞英雄。

“喂。”

樫野零拍了拍他脸,又突然想起来对方头上有伤,做这种动作太不合时宜,于是尴尬地缩回手,连原本随口想要嘲讽两句的话也一起缩了回去。

为了避免冷场,他迅速站直身,把注意力放到推着仪器过来检查桐岛牧生眼睛的医生身上:“他的眼睛怎么回事?”

“初步看眼底没有问题。”医生观察了一会儿,起身道,“具体要等明天做过详细检查才会知道。今天先让病人好好休息。”

樫野零点点头,送医生走出病房。

送饭的餐车正从远处被推过来。樫野零看了一眼病房里的桐岛牧生,开口问道:“他现在能吃东西吗?”

算上在重症监护室的时间,桐岛牧生已经三天两夜没有进食。虽说一直有在挂点滴补充水分和营养,但长时间不吃东西对肠胃还是不太好。

“能。”医生回答,“他可以吃流食。但必须少量,清淡。”

这个回答让樫野零下意识摸了摸裤兜里的钱包。

这段时间他吃的东西都是木田达也直接在医院给他订的便当,虽说他不是夸张的吃辣派,但也跟“清淡的流食”完全沾不上边。

钱包里还剩了一点之前打工拿到的工资。

樫野零呲着牙抖了抖那几张面额不大的薄薄的钞票,转身下楼去给桐岛牧生买符合医嘱的“清淡的流食”。

现在正是饭点,楼下的粥店生意兴隆。

樫野零在两家粥店门口对比着价格来回踱步,边在心里唾弃自己像是在超市买打折商品的中年大妈,边自暴自弃地想“算了算了买哪个都一样反正下一餐肯定没着落了”。

他最终还是走进了价格更高的那一家店。

菜单上素粥的图片看起来相当美妙。樫野零摸了摸肚皮,恶意地祈祷医生说这样的流食不符合要求,桐岛牧生只适合喝水什么的。

越等越觉得饥饿。樫野零无聊地摆弄着彻底干瘪的钱包,有点后悔自己没先吃了便当再出来买粥。

这么凄凄惨惨地一直后悔到服务员喊到他,樫野零才晃晃悠悠地把钱包揣回口袋,去拿做好的粥。

一路拎着买好的粥走回医院,樫野零边四处张望着寻找餐车,希望便当还没有被全部送完,边往桐岛牧生的病房走。

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大半条走廊的距离时,他却发现桐岛牧生的病房门口不断有护士拿着东西在进进出出。

……怎么回事?

樫野零心里一突,也顾不上拎着的粥会不会被打翻,快步往病房的方向跑。在跑到时因为刹车不及,和正出来的护士还正撞了个满怀。

他手忙脚乱地帮着接住对方差点摔到地上的东西,想询问对方怎么回事的语句刚刚出口第一个气音就被对方打断:“对不起请让一让。”

樫野零心里的不安更重,也不再试图找人询问,直接拨开门口进出的几个护士走进病房里。

地上散乱地堆着沾血的玻璃碎片,血迹混合在比水略微粘稠的透明液体里,从病床旁往门口歪歪斜斜地蔓延。

病床上的桐岛牧生闭着眼睛,看不出是昏迷还是清醒,只在被药水刺激到伤口时身体微微抽搐。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樫野零茫然地把拎着的袋子放到旁边,连踩到了碎玻璃也没察觉:“牧……生……?”

他只不过下个楼买了个东西,最多半小时的时间,怎么桐岛牧生忽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是病人的家属?”

旁边一个正握着桐岛牧生右手、从上往下帮他挑出碎玻璃渣的护士皱起眉,语气不善,“怎么就放病人一个人在病房里?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樫野零大脑一片混乱,张着嘴想要反驳些什么,另一边帮桐岛牧生处理过伤口的护士已经替他开了口:“他是同学。病人的家长在国外,一直没回来。”

之前说话的护士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指责的话,继续低头挑碎玻璃。

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氛围让樫野零有些不知所措,更有些莫名的恐慌。他听见自己发出询问,但这个声音似乎很远,也似乎很陌生:

“……他……怎么了?”

“具体原因还不清楚,只知道病人自己下了床。他大脑里有淤血,这么剧烈运动可能淤血又移动了,如果现在还不能醒过来的话只能回重症监护室。”

护士的语气仍旧不友善,但又考虑到他的身份,只硬邦邦道,“家长不在的话,就应该通知病人的老师过来。”

樫野零浑浑噩噩地点了点头,慢慢往病床靠近过去。

桐岛牧生右手上从指腹到手腕都是被玻璃扎伤的痕迹,手背上还有被点滴的针头划开的一道伤口。

他想象不出连坐起来都困难的桐岛牧生是怎样自己下床的,也想象不出对方是怎样因为摔倒而扯落点滴瓶、又因为摸索着起来而被碎了的点滴瓶被扎伤手的。

这种想象让他觉得疼痛。

不是身体上的。

“……零……”

他不敢伸手去碰桐岛牧生,对方却似乎感觉到他的接近一般,微微睁开了眼睛,呢喃着,受伤的右手往樫野零的方向摸索。

真是奇怪。

樫野零茫然地看着他伸过来的手。

明明就算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他却还是能准确地找到自己所在的方向。

这算什么呢?

“零……回来了。”

桐岛牧生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指,用力握紧了,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做梦般的虚弱的笑容,“是不是……我一直不好……零就会……一直陪着我?”

不止是神情,他的声音也仿佛是在做梦一样,虚弱得风一吹就要消散。

但他说出口的话却如同兜头一盆冷水,让樫野零从头到脚完全陷入僵硬。

正在替桐岛牧生做检查的医生也忍不住停下动作,看了樫野零一眼。而后向旁边的护士叮嘱了几句,对樫野零点了点头:“跟我出来一下。”

樫野零僵硬地看着桐岛牧生握着他的手。

医生轻轻拍了拍桐岛牧生手臂,让他放松一些:“不要紧张,他就在门口,不会走的。”他用眼神示意着樫野零,“我说的对吗?”

樫野零浑浑噩噩地“嗯”了一声。

或许是因为得到了保证,也或许是因为用完了力气,桐岛牧生慢慢松开了手,再度合上眼睛陷入昏睡。

樫野零试着抽了抽手。

这次他相当轻易地把手抽了出来,桐岛牧生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樫野君,请跟我来。”

评论(37)

热度(88)

  1. S.樫野牧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