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桐岛牧生】MARS:所谓纯爱

Kiri:




【纯安利分析文,朋友,吃零牧吗?】




MARS,只是爱着你。

我知道在大家的point都在病娇好黑病娇好病的时候我突然来一句纯爱我仿佛是我有病……但是我真情实感地这么想着的。小病娇精神层面上的确是黑的,看他对别人的态度就知道,冷眼旁观。但是他对于零的感情,不一样。他在第九集嘴上说的那个“喜欢零”和他心里的那个喜欢不一样啊。

桐岛牧生他啊,是真的喜欢零啊。
不是什么暴戾,不是什么阴暗,他喜欢的,自始自终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樫野零啊。

他说他讨厌温柔的零。
可当零对他说“叫我零就好了。”时,那只小病娇眼里全是笑意。无论是面对绮罗还是面对别人,桐岛牧生从来都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当零温柔地亲吻他的脸的时候,他不知所措。用指尖去碰触似乎还有热度的地方,乱了方寸。

那时的零,很温柔,可他并不讨厌啊。

晴美说:“你有时候会用很悲伤的眼神注视着绮罗跟零。”
不是怨恨,不是厌恶,是悲伤。
但他自己从来没有注意到。

不是不喜欢温柔的零啊,可是这份温柔不是对他的。
因为从一开始,从零救他开始,零对他的好是用暴力的方式展现的。于是他理所应当的认为零就是那样的,残忍阴暗,只有这样的零才会对自己好。而那个温柔的樫野零不属于他,也永远不会属于他。
零抱着绮罗的时候,他给自己找着理由“对了,一定是麻生绮罗限制了他”,心里说着这样的言语,可是他不知道,那时候他的表情是那么的难过,泪水马上就要溢出眼眶了。
原来你救人的时候,是这么温柔的吗?
为什么对我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呢?现在的这么软弱的你,一定是堕落了吧。
你需要我,需要我重新带你回到阴暗中去。

他给自己了一个所谓的理由,所谓的“我被零需要着”,其实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喜欢显得不那么卑微而已。
零是不会温柔地对待他的,所以他说服了自己温柔的零才是假象。
自我保护机制。
可是他没发觉,那么温柔的零,其实他也是想要的啊。




一个情感障碍患者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自己不知道。


 


“只要看着他就好了,只要远远的看着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但当看到对别人那么温柔的零,还是会难过的啊。
不过是个烂俗的英雄救美,甚至当时的零不过是心情不好想揍人,顺便救下他而已。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有什么办法呢?



不敢表达啊,不敢要那个温柔的零啊。如果有了就会想要更多呀。即使自己不知道也确实地希冀着的,简直不管哪条路都是死循环。因为怕索取更多所以才潜意识地更不敢说出口了,嘴上说着“你是我的”可是从来也没奢求过对方能跟自己在一起。被拒绝了 就会害怕,如果被给予了一点点温柔,那想要的就会更多,并且会更加害怕失去。
零的温柔都是给别人的,太痛了。
最好的确实就是欺骗着掩盖自己了。
零是残酷暴戾的,他对所有人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温柔的他不是真正的他,
这样,是不是能好受一点?
编织着虚假的幸福感。
可是,明明就是想要的。

“牧生,是你给我做的人工呼吸吗?”
“是啊,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不知道了,那时候我可是快死了。话说绮罗,为什么不是你给我做?”

被……讨厌了吧。
“我的心情,你完全没有发现,只剩下我一厢情愿地想要救你。”——他在日记中这么写道。
一厢情愿。
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零和绮罗就在他面前说话,他挡着嘴。偏着头偶尔看一眼。那亲吻过零的嘴唇,零不喜欢。可是自己又是有那么一点高兴的。
其实是不害怕被践踏的,可是他害怕践踏之后也不会有结果。零在乎的甚至都不是为什么自己亲了他,而是为什么绮罗不亲他。
那么退而求其次地以救命恩人自居,只是单纯的救人而已,这样零就不会觉得讨厌了。

就连第二次被零救那次其实最高兴的也不是发怒的零而是救自己的零吧?
刀刺过来的时候连躲都不躲,是相信或者是期盼着零会第一时间冲到自己面前吧?
潜意识里还是想要再体验一次被零确实的 救下来的感觉吧?
不是什么不开心顺便救下,而是确确实实地,为了自己。
“好慢啊零。”
说不定是人生第一次向别人撒娇。
“快了不就救不到你了。”
然后桐岛牧生笑了。
跟只是看到零暴虐时的笑容不同。
因为零这次是真的为了自己。

是高兴的啊,对吗?

跟晴美对话时,你在心里说:“零需要我,”


可你知道那时你脸上的表情有多委屈吗?
你知道你那句“他们两个人之间看来别人无法介入啊……”已经带了哭腔吗?

其实明明只要零跟诗织在一起了就会变回以前的零了啊。
可你还是那么的难过。
你宁愿零身边的是绮罗,这样就可以继续给自己编织理由“因为麻生要让零变得无趣,所以我讨厌,我要阻止”。

“零为了麻生绮罗,对仓泽派来的人毫不抵抗。”
“零,你怎么了,这种态度一点都不像你。”
不像你啊。
明明当初你救我的时候是那样的暴戾狂躁。
为什么救麻生的时候会变的那么温柔?


桐岛牧生想不明白。
所以他只是觉得那不是真正的零。
其实想问的明明是零为什么会为了别人的感情而波动吧?
心底也想零能这样对他啊。
但他不知道。
他只觉得要让零离开绮罗就好了。
因为错的怎么会是零啊。

他只知道,零动真心了。

害怕啊,动了真心的零,那么温柔的零,还会再看自己吗?那么阴暗的自己,是不是离零越来越远了。会讨厌的吧,平和的零和极端的自己,零一定会讨厌的。
那种喜欢的人一点点远去而自己被蚕食的感觉。
害怕零讨厌自己,所以一定要零站在自己这边。以拙劣的方式不断地伤害他人。
然而他给自己的理由却不是这样,所以才不会尝试去走到另一边。
无论怎样都是孤独的。
他只能让绮罗离开零。
仿佛在哀求了。

他对绮罗说“:和他在一起你只会痛苦。”
潜意识里希望这是零的爱的表现形式,喜欢,就应该是这么痛苦的感情。
求求你了,离开零吧。
我已经快抓不住他了………
求求你了,不要带走零。

那是深藏在心底的,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喜欢。

我不知道电影会不会用漫画的结局,漫画的结局,桐岛牧生用刀刺了零,然后茫然地走在街上。
之后,他失忆了。
完完全全地忘了樫野零这个人。
零后来听说后没有起诉桐岛故意伤害,他只是说:“我觉得他很可怜。我有我想保护的人,也有人等待着我去保护,可是他什么都没有。”

——因为他只有你啊。


 


其实零也是在乎的。至少剧版已经比原作会骂桐岛“同性恋真恶心”的恐同男主好了不知多少倍。剧版的零啊,会跟桐岛说“叫我零就好了”,会跟桐岛说“抱歉让你担心了”,会跟桐岛说“来早了你就不会这么感谢我了”。其实一开始就是温柔的啊,会叫他“牧生”,会亲吻他的脸,是在乎的。可是,大概又没那么在乎。


 


听起来似乎更寂寞了。


 

其实倾向于电影也会用刺零失忆结尾,但不会用漫画杀人的理由。不过这也只是个猜想。

在水族馆的桐岛,他对绮罗说:“跟零在一起只有痛苦,忘了零吧。”
忘了零吧。
不是分手不是离开,而是,忘了。
也许在他的心里,忘了就不会痛苦了吧。
只要忘了,就不会痛了。

一个情感障碍患者,不懂什么叫喜欢,所以他也不会放手,偏执、病态。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连自己远远看着的理由都分辨不了,可是哪怕前方是死路他还是一定要走。

明明,觉得无趣了去找下一个就好了啊,为什么一定要固执地亲手刺向零?但是又不舍得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于是失魂落魄地离开。
告诉自己是因为零无趣了,所以才要杀了他。对零哭的仿佛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骗零上钩啊。
可是也许那才是真正的你啊。
那个只是单纯地喜欢对方的你。
故事的最后,终于忘记。
因为太痛了,忘记就不痛了。

可是,为什么“喜欢”会是这么痛苦的感情呢?
明明只是喜欢着一个人而已。
太寂寞了,太苦了。
可是即使再让桐岛选一遍,他还是会选择遇到零的吧。

战神,只是爱着你。

MARS~ただ、君を愛してる~




(全文基本上都是跟基友的聊天片段, @空窗 )




评论(17)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