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十九

七夕加更。

祝大家七夕快乐,也祝我亲爱的小牧生再也不孤独


Chapter 19

“绮罗!”

“零。”

刚想要追过去就被喊住,樫野零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回头看向病床上的桐岛牧生。

桐岛牧生的表情仍旧空洞麻木,连声音也是空空的,没有丝毫起伏,

“零也……不要再来了。”

什么跟什么。

樫野零只当没听见,径直追了出去。

跑出房门没两步,他就发现木田达也竟然跟在自己后面也跑了出来,看见自己停下来竟然还一脸“快走啊快去找绮罗啊”的傻瓜表情。

“你出来干什么!回去!”

樫野零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把对方推回去,“我去就够了,你看好牧生。”他抬了抬下巴示意着桐岛牧生的位置,“不许乱说话,有事就叫医生。”

他自顾自叮嘱完,也不管木田达也接不接受,就继续往楼下跑。被勒令留下来的木田达也在原地愣了几秒,才郁闷地揉着头嘀嘀咕咕地走回病房。

桐岛牧生仍然维持着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平静地“注视”着顶上那一小片天花板。

木田达也顺着他的方向扭着脖子也看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他根本就看不见肯定只是在发呆,才讪讪地干咳一声,溜回座位上。

“那个……你刚才,说得也有点过了。”

他找了个话题,尝试做个和事佬,“我是能理解你啦,现在肯定心情不好……但绮罗她是女孩子嘛!女孩子肯定比较脆弱,她心里难过,哭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让她哭呗,反正……”

“你也走吧。”

木田达也噎了一下,看他还是一脸的冷淡,又有些挂不住面子:“行行行行我不说了,你睡你的,就当没我这个人。”

桐岛牧生没有再说话。

木田达也松了口气,正打算开个游戏打发打发时间时,对方却又缓慢地开口了:

“你们,都不要再来了。”

“……什么?”

“同学因为情面而来照顾,永远比不上专业人士。”桐岛牧生漠然的,平静的语调如同机械般缺乏起伏,“我想通了。我不想因为顾忌你们的心情,就让自己一辈子没有机会复明。”

“你等会儿!”木田达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掏了掏耳朵:“我觉得我幻听了,你再说一遍?”

“我不希望因为不专业的照顾失去康复的机会。”

桐岛牧生的语调没有因为木田达也的倒吸冷气而又分毫改变,“我会让家里帮忙转院到国外,也会找专业的护工来照顾。”

“专……!”

“你们也好,麻生也好,不用再为了表达愧疚而勉强自己来医院,我……”

“不专业?啊?什么叫不专业?!”

木田达也“腾”地站了起来,两步跨到桐岛牧生床前,“你自己瞎是赖我们照顾不好了?还他妈跟我讲专不专业!”

他一把抓住桐岛牧生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拎起来:“零因为你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连工作都丢了!你还跟我说什么为了表达愧疚而勉强自己来医院?!我呸!”

“……我会把钱给他。”

桐岛牧生闭了闭眼,或许是因为疼痛,他声音低了下去,“不需要他照顾,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了。”

“你!”

木田达也暴怒,但对着桐岛牧生对不上焦距的眼睛,举起的拳头又挥不下去。他只能控制着力气把对方扔回床上,恶狠狠的,“桐岛牧生,你说话要有良心!就算是零连累到了你,那也是你自己喜欢绮罗,贴上去自找的!”

“……”

“这么看不上我们这种不专业的,那你就抱着你的钱,抱着你的专业!自己滚去国外吧!”

他头也不回地摔门走出了病房,房门在用力的甩动下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引得走道里的医生护士纷纷侧目。

木田达也也不理睬那些,忿忿地回头又朝病房呸了一口,才怒气冲冲地边下楼边给樫野零打电话:“找到绮罗了吗?”

“我没追上她,估计直接上公交回去了。”

樫野零的声音里夹杂着呼啸的风声,“我去她家等她。牧生呢?”

“他好着呢!”

听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木田达也的怨气简直要透过电话线,“人大少爷根本看不上我们!嫌咱们碍事!不专业!影响他恢复!口口声声要转院去国外找专业护工!我呸!”

“……转院?护工?”

“对啊对啊,你是没听见他那个语气!行了见面再说,我也去绮罗家找……喂?喂?!”

电话讲了一半就直接被人挂断,木田达也抓狂地直挠自己头发,气急败坏地又重拨回去。

但重复拨了三四次,每一次都没被接起。

木田达也正忍不住脑洞大开地思索会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却目瞪口呆地看到樫野零又风驰电掣地骑着机车开了回来。

……这是什么情况?!

“绮、绮罗呢?”

“她应该还在路上,公车不会这么快。你骑车去她家楼下等她。”

樫野零停下车,摘了头盔挂在车把手上,边摘手套边往上楼的方向走。木田达也一脸看见陨石砸地球的表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拽住他:“你回来干嘛?……等会,你不是要去揍他吧?”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木田达也立刻拦在他前面:“冷静!你冷静!虽说桐岛牧生是很欠揍,但他现在经不起你揍,一拳下去就得……”

“白痴。”

樫野零嫌弃地把他拨到一边,大跨步往电梯的方向走,“他骗你的。”

“……就得挂了……啊?什么骗我的?”

木田达也呆愣愣地补完自己的半截话,直到目送着樫野零走出视线了,也还没明白过来他话里的含义,“喂!什么东西骗我啊?喂!”

樫野零停在了走廊的一头。

他在掉头骑机车回来医院时毫无迟疑,在大跨步走进医院电梯时同样毫不犹豫。但在电梯缓缓上升的几十秒里,在热血和头脑一起冷却后,他听见了自己心底的声音。

一种人类本性中最真实的、最自私的、无关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

——他真的应该回来吗?

桐岛牧生的说辞是骗他们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他甚至都不需要动脑子去想,就知道对方是故意这么说,故意要气走他们。

桐岛牧生是怎样的心情他无从猜测,但现在,他无法理清的是自己的内心。

——他真的,应该回来吗?

桐岛牧生的恢复情况并不乐观,永远都不能复明也不是没有可能。他现在回去,就意味着要担起这份责任,要照顾桐岛牧生一辈子了。

会被绑死在一个病人身边,会日日夜夜在家和医院之间奔波,会没有时间和空间和绮罗过二人世界,会时不时因为桐岛牧生的任何一点异状操心忙碌。

他原本的自由自在会被套上枷锁牢牢束缚,他会被缠绕寄生,会痛苦,会窒息也说不定。

——那还回来做什么?

桐岛牧生给他们搭了一个完美的阶梯,甚至帮他们找好了丢掉他的理由:

这是为他好。

多么充足又让人心安理得的理由。

没有人逼迫他,这是桐岛牧生自愿说出来的,是他自己想要让他们解脱。

一个善良的、温柔的、体贴的人,这样为他们着想,也替他们找好了借口。更何况国外的医学也确实更发达,转院去国外,去他父母身边让亲人照顾,本来就比待在这里更好。

——这是为桐岛牧生好。

不是自私,真的是为他好,真的。

所以他不应该回来的。

他应该顺着桐岛牧生给的台阶,装作因为被嫌弃而和木田达也一样怒气冲冲,然后赌咒发誓再也不去搭理那个竟然不识好人心嫌弃他们照顾的金贵大少爷。

他不应该回来的。

他不应该……

——“是不是……我一直不好……零就会……一直陪着我?”

……

等樫野零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桐岛牧生的病房外,并且敲响了房门。

……为什么还要回来?

为什么不按照定好的剧本来走?

为什么不选择对他们有利对桐岛牧生也没有伤害的方案?

大概——

樫野零推开房门。

——因为他蠢。

……

评论(4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