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二十三

持续性谈恋爱。
以后每周六更新【大概

Chapter 23
单人份的便当量也没多少。樫野零吃干净了最后一口饭菜,摸了摸仍旧瘪着的肚子,忍不住斜了病床上的桐岛牧生一眼。
又要抢他的汤,又要霸占他打工的时间。哪天他穷困潦倒饿死街头肯定都是这家伙害的!
被他腹诽的罪魁祸首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怨念,正试图用手背去擦嘴角沾到的汤汁。
他手上还缠着纱布,用纱布去擦汤汤水水显然不大对劲。意识到这点的罪魁祸首立刻朝他的方向转过脸,充满希冀地眨巴着眼睛。
樫野零嘴角一抽,简直不想理他。
不仅不理睬,他还从桌上的果篮里捡了个苹果出来,故意慢条斯理地拿水果刀在果皮上雕花玩。
没有被搭理的桐岛牧生迷茫地探头找了找他的位置,试探地拉住了他的衬衣下摆,小幅度地扯了扯:“零……?”
又来了。
又要撒娇了。
樫野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自己下摆从他手里抽出来,拍拍整齐,仍然不理他,自顾自在苹果顶部最凸起的地方做雕刻工作。
被他甩开的桐岛牧生明显更加迷茫了,这次甚至是有些手足无措了,呼喊他的声音也可怜了不少:“零……”
撒娇啊。
继续撒娇啊。
樫野零挑着眉毛哼了一声,愉快地转着刀换个角度雕花。
他觉得刀子这种东西玩起来应该得心应手,但是被他玩的刀子大概却并不这么想。在他转刀换角度的时候,刀片从他拇指上滑了出去。
“!”
樫野零一惊,反手抓住刀柄,逆着刀片飞出去的方向把它反向朝着苹果插进去。
“喀嚓。”
汁水四溅。
被苹果汁溅了一脸的樫野零:“……”
被殃及池鱼溅了一脸的桐岛牧生:“……”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对自己蠢毙了的行为嘴角直抽的樫野零在看到惨遭横祸的桐岛牧生后,几乎是瞬间心情就好了。
这种不能在明面上欺负他、但是“不小心”欺负到他的感觉真是太爽快。尤其是看到桐岛牧生一脸的茫然和委屈还不敢抗议什么,就更加让他心情舒畅,连被困在病房陪伴病人的憋屈也都消失了一大半。
说不定他不但有暴力倾向,还有虐待倾向什么的。
樫野零笑眯眯地把插着刀的苹果放到一边,抬手帮桐岛牧生擦脸上的苹果汁。
——这当然也是故意的。
他自己满手的苹果汁,黏哒哒的往别人脸上糊,除了把桐岛牧生折腾得更加乱七八糟以外完全没有一点效果。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越玩越觉得开心,樫野零干脆不帮他擦了,直接捶着桌子自己笑个不停。
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充满笑点的事,甚至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正常来讲他应该慌张并且愧疚地向桐岛牧生表示抱歉,然后轻手轻脚地帮对方清理干净。
但就是莫名其妙的,他想要去恶作剧,去欺负桐岛牧生,去看对方被他欺负得手足无措变得乱七八糟。
他想这么做,也付诸了实践。
得到的结果让他心情很好,这就可以了。
反正他也懒得去想为什么。
“……零……”
“嗯……嗯嗯。”
再笑下去就太丧心病狂了。
樫野零遗憾地揉了揉笑到开始酸痛的肚子,转回来去搭理被他欺负完丢在一边的桐岛牧生:“……喂!”
对方大约是被苹果汁溅到了眼睛,有些生理性流眼泪,正试图用缠着纱布的手去揉眼睛。
恶作剧归恶作剧,真让别人受伤就不好了。
樫野零一把抓住他手腕,又意识到他手上还有伤,立刻以更快的速度松开他手腕,命令道:“不许乱动。”
桐岛牧生不舒服地用力眨着眼睛,还是极其顺从地放下了手,乖乖躺着等他下一步指示。
——我能完全影响这个人。
——可以完全操控他。
——他完全听从我。
这样的荒诞念头一瞬间在樫野零脑中闪过。
樫野零忽视掉这种古怪的感觉,拿了湿毛巾过来小心地帮桐岛牧生擦眼睛,再帮对方擦干净脸。
桐岛牧生温顺地任由他动作,除了因为擦到眼睛时生理性的不适而下意识地躲避外,从头到脚都乖巧得不得了。
乖得简直让人想要欺负。
樫野零坏心眼地捏着他下巴,把他当成家养仓鼠一样捏扁揉圆,在玩耍的间隙里吹着口哨好心地帮他擦擦脸。
桐岛牧生也好脾气地一动不动,随便他搓揉也没有半句不满。
“乖。”
樫野零松开捏住他脸的手,揉了揉他头发,就像是嘉奖听话的宠物那样,在他额头上亲了一记,“好了!”
“……”
不出他意料的,桐岛牧生又呆住了,大大地睁着眼睛,呆呆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樫野零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种变相调戏桐岛牧生的方式。对方这种和平时的平静从容完全不同的、只会懵在原地发呆的表情怎么看都让人充满成就感,再看多少次也不会腻。
于是他再次低下头,单手撑着床沿,用另一只手摩挲着对方的嘴唇。
他满意地看到桐岛牧生漂亮的面孔瞬间红了,并且越来越红,从耳朵到脖子,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甚至颤抖着伸手似乎想要阻止他的动作。
但并没有“恐惧”这种情绪。
樫野零清楚地感知着他的情绪,放心大胆地按住他伸过来的手,低头往他唇上亲了下去。
就只是害羞而已。
“啪嗒。”
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的声音。
樫野零迅速抬头看过去,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一个西装革履、又完全陌生的中年男人时,才想起来自己因为过一会儿护士要来换吊水就没有关门的事。
所以……是走错门了?
樫野零沉下脸,拍了拍因为紧张而紧紧抓着他的桐岛牧生,毫不客气地驱逐着外来者:“出去!”
一副精英打扮的中年男人显然也没有回过神,模模糊糊地说了句抱歉,又退出去看了看门牌后,才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袋子:“是……牧生少爷吧?我姓小野,是桐岛先生吩咐我来的。”
“……”
被不相干的陌生人撞见,和被别人家里人撞见自己欺负桐岛牧生是完全两个概念。樫野零瞬间体会到了被抓包的尴尬和心虚,讪讪地站起身:“我去问问今天的吊水什么时候拿过来。”
这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给他们单独聊的空间,樫野零觉得桐岛牧生能够明白。
但原本就紧紧抓着他的桐岛牧生非但没有顺势松手,反而更加急切地抓住了他,脸上的神情完全只有紧张和害怕。
樫野零停了下来,看了看表情尴尬的小野,又看了看紧抓着他不放的桐岛牧生:“……你们不认识?”
他用的是问句,但却已经有了答案。
就算桐岛牧生现在害怕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人的接触,但如果是认识或者知道的人,他不应该会这么害怕。
“是的。”小野咳了一下,“是桐岛先生给日本这边来了电话,说他暂时有几个项目抽不开身,让我们带些……东西来给牧生少爷。”
他在提到“带些东西”时表情有些微妙。樫野零瞥了一眼他拎着的几个袋子,指了指墙角:“放那吧。”
他代替桐岛牧生回答得太过理所当然,这种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态度让小野有些难接话,张着嘴几次想说什么,又最终咽了回去:“……牧生少爷的情况,医院这边也跟桐岛先生反映了。桐岛先生的意思是……”
樫野零手臂一痛,低头看了一眼桐岛牧生。
对方死死地抓着他手臂,指甲完全掐进他皮肤里,漂亮的面孔苍白得吓人。
“……等牧生少爷外伤恢复一些了,就接他去……”
“不!”
骤然爆发的拒绝声音尖锐而突兀,甚至因为嗓音的突然拔高而有些破音变调。
樫野零皱了皱眉,轻轻拍了拍桐岛牧生的手背:“喂。”
似乎是被他安抚到,桐岛牧生缓了缓气,声音低了下去,但比起平时却依旧生硬而抗拒:“我很好,也不会有什么事。”
“牧生少……”
“我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不用打扰他们。”
“……”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
被下了这样简单直白的逐客令,小野也没有了再劝说的余地。他识趣地表示了一下会跟“桐岛先生”说明情况后,就离开了病房。

评论(37)

热度(83)

  1. 星河欲转樫野牧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丽丝的呆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