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二十五

Chapter 25

樫野零这一周的心情相当不错。

同一楼层其他房间的病人大多数都是愁眉苦脸或者暴躁易怒,三不五时就要大发脾气折腾陪床的家属。

就只有桐岛牧生,又不需要他顺着,又不需要他哄着,又从来不提要求。不要说对他发脾气了,他都觉得哪怕自己对着桐岛牧生发脾气对方也只会眼巴巴地听着。

这么一比较,就让樫野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颇有“看他们养的什么杂毛货还是我家猫最漂亮最听话”的主人式成就感。

心情的愉悦,导致连医院千篇一律的饭菜也让他觉得可口了不少。

不止是他心情好,桐岛牧生心情也很好。

好到随便他每天搓扁揉圆遛来逗去,也照样能对他笑得跟怀春少女一样甜蜜。

老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好在桐岛牧生有一张足够漂亮的脸。再怎么让他起鸡皮疙瘩,看在那张脸的份上,他也就不太觉得违和了。

何况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于是樫野零心安理得地沐浴在“桐岛牧生需要我并且离不开我”的光环下,一边光明正大地不去上课不去打工,一边悠闲自在地宅在医院里玩手机打游戏,抽空关注两眼桐岛牧生。

——如果能够摆脱病房这个封闭空间,随时可以到方面放放风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大约也是因为这一周的良好心情,桐岛牧生身体恢复得很快,医生在做过例行检查后,得出了“病人身体已经有了恢复,可以带他出去晒晒太阳,促使骨骼成长”的结论。

原本只是懒洋洋坐着随便听听他唠叨的樫野零瞬间就站直了身体,甚至差点撞翻椅子。过于不靠谱的表现让医生不得不追加了“病人肋骨还没有完全长好,还不能久坐,每次出去不能超过半个小时,而且要注意保暖”的要求。

半个小时也总比一天到晚闷在病房里闻消毒水要强。

生怕医生唠叨半天又反悔,樫野零火速把他送出门外,确定他不会再折回来了,才回头朝桐岛牧生吹了个口哨:“自由了哟~”

桐岛牧生回了他一个微笑。

这个表情不够说服力。

“不是这么笑。”

樫野零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抬手扯着他脸颊两边,往外一拉,再往上一抬,一本正经地强调,“是这么笑!”

桐岛牧生好脾气地由着他揉搓,眨巴着眼睛看他的表情又无辜又乖巧,和被他强制摆出来的笑脸一点也不搭。

樫野零被自己逗乐了,心情大好地松开他,转手轻轻拍了拍他脸:“乖。等着,我去给你拿吃的,吃完咱们出去玩儿去。”

……

医院的盒饭总归是那么几个菜色。

樫野零单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在盒饭里翻来拣去。在看到有桐岛牧生喜欢的冬瓜汤后,毫不犹豫地选了带冬瓜汤的那份盒饭。然后一手拎着盒饭一手端着汤,晃悠悠地往回走。

他还在思考着吃完饭后是先跟平时一样睡一觉再出去,还是抓紧时间先出去再回来睡觉,就在离病房还有半条走廊距离的地方听见了桐岛牧生的声音。

“出去!”

……桐岛牧生居然会发脾气?会抬高声音对人发脾气?

最先升起的念头让樫野零愣了愣。

他印象里的桐岛牧生一直都是温顺的、柔和的、哪怕生气了跟人理论也抬不高声音,是个百分之百毫无杀伤力的温柔好学生。

竟然今天生气到抬高声音了?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是否抬高声音。

樫野零快速往前走了几步,终于听清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不是很熟悉,但也有一些耳熟。

“您到底是他们的孩子,只有待在他们身边,桐岛先生才会放心。”

“……”

“牧生少爷,您现在这样并没有任何意义。那位樫野君不是会照顾人的性格,何况我听说樫野君有女朋友,难道他能一直在这里照顾您吗?”

“……”

“同学或者朋友都是靠不住的,只有家人永远不会嫌弃或者厌烦您。”

“……”

“牧生少爷,您……”

“出去!出去!”

……是之前那个小野。

怎么又来了!

小野话里话外那种“你估计也好不了了别赖在这里不走给人添麻烦还是去国外比较省心”的意味让樫野零狠狠皱了皱眉。他快步走到了病房门口,深呼吸了几秒后,一脚踹开关着的门,而后一抬手把一碗热汤全部泼在了小野名贵得体的西装上。

“……!”

冷不丁的天降祸水让小野瞠目结舌愣在原地,无论是领口的汤汁,还是挂在领带上慢慢滑落下去的冬瓜片,都让他的精英形象变得狼狈又可笑。

“哇哦,来探病都不打招呼的。”

樫野零假惺惺地摆着惊讶的表情,晃了晃另一只手里拎着的盒饭,“把我的汤都撞翻了。幸亏没把饭也撞翻。”

“撞翻了他的汤”的小野被他的厚颜无耻击败,气得也顾不上再说什么,就怒气冲冲地走出了病房。

“喂~不要我帮你洗吗?喂~”

樫野零朝他摆了摆手,而后哼笑了一声,慢悠悠关上房门,“讨厌的家伙,浪费了我的汤。”

虽然败坏兴致,但至少桐岛牧生还算完好无损,既没从床上摔下来,看起来也没有因为生气崩裂了伤口。

只是大概气得太狠,竟然把枕头也拿去砸人了。

可惜力道不够,砸的方向也不对。

樫野零把盒饭放到桌上,弯腰捞起被砸到地上的枕头,拍了拍灰尘,又重新塞回桐岛牧生背后。

“饿了没有?”

他自然而然地坐到床沿,打开盒饭,夹了一筷子米饭送到桐岛牧生嘴边,“吃点。”

桐岛牧生温顺地张嘴接过去,但机械的咀嚼动作完全暴露了他的心不在焉。

樫野零并不问他在想什么,自己吃了两块肉,又喂了桐岛牧生几口饭和几筷子素菜后,就自顾自地把饭盒一丢,往病床上一躺:“吃饱了,睡觉。”

“……”

果然,在他完全不把刚才的事故当回事后,桐岛牧生就自己开口了,“……他刚才说的,也都是真的吧。”

什么真的假的,谁知道那个“刚才说的”是指的哪句。

樫野零懒洋洋地哼了一声,仍然不理他。

大约是没有得到回应,桐岛牧生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低落:“还是会厌烦的吧……”

是啊是啊,一直在这个问题上颠来倒去地纠结,是让人挺烦的。

樫野零闭着眼睛,抬起手准确地摸到他脸的位置,拽着他脸往外一扯:“烦。睡觉。”

“……”

好了,现在不纠结了,是整个人都低落了,“好难过好难受”的情绪简直是铺天盖地地在对外发散。

樫野零忍住笑,松开他脸,改去挠了挠他下巴:“知道我烦死这里了还不睡觉。”

他故意在这里停住,等桐岛牧生完全情绪陷入苦闷、甚至像是又要自己偷偷哭一场了,才漫不经心地补完后半句:“不好好睡觉养足精神怎么带你出去玩,又想医生骂我啊。快睡。”

“……”

“……”

“……”

樫野零睁开眼睛,从床板上把自己撑起来,凑过去亲一下那个明显脑筋又转不过弯、但照样漂亮得让他看着就高兴的笨蛋,然后摇着调整杆把病床降下去,让桐岛牧生平躺下来。

表情还处在当机状态的桐岛牧生呆愣愣的,一副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从哪里开始说的样子,看起来又呆又傻。

“笨蛋。”

樫野零诚实地总结出了自己的看法,弯腰过去用手掌盖住他眼睛,“闭眼,睡觉。”

蹭着他掌心的睫毛快速地扇动着,然后异常听话地乖乖合上,随着呼吸的频率细微地刷着他掌心的皮肤。

樫野零仿佛看到了对方身上爆出的一小簇一小簇愉悦的烟花。

五颜六色,自带特效。

蠢。

天天瞎纠结。

樫野零敲一记他额头,嫌弃地撇了撇嘴后,重新躺回对方腿上去享受午后阳光。

白长了一张看上去聪明的漂亮脸蛋。


评论(19)

热度(91)

  1. 星河欲转樫野牧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丽丝的呆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