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番外(一)

#婚后设定#
#if小病娇头顶有弹幕#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桐岛牧生#
#有毒,娱乐向,ooc#
祝大家十一快乐~~~

【1】

樫野零在某一天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特异功能。
当然不是那种什么力大无穷跑得快跳得高还能飞这些适合去拯救世界的特异功能。准确来讲,他的特异功能可以被命名为“情绪扫描仪”,括弧桐岛牧生专用。
比方说现在,他一眼瞟过去,就能看到自家恋人头顶上顶着『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的灰色弹幕。搭配上恋人那张温柔忧郁的脸,喜剧效果不能更明显。
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桐岛牧生。
理由很简单。他们在冷战,起因是恋人当着他的面出轨,出轨对象还是个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全身上下只有眼光和他一样高这一优点的花痴女人。
这样一个明显对他家恋人心怀不轨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恋人居然还和她谈笑风生,由着那个女人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贴。
反了天了!
他忍住了没有当场发作,而是憋着火气自己回家,板着脸等着恋人给他一个交代。
必须得是在床上交代。
不然决不原谅他。
结果自家恋人带着一身香水味道回来,居然提也不提出轨的大事,淡定自若地自己看书洗澡睡觉,完全把他摞在一旁。
樫野零目瞪口呆。
从来都是桐岛牧生缠着他盯着他生怕他被外面的男人女人拐走,哪天他要是跟别人多讲几句话,自家恋人都能忧郁连摆造型一整天。
现在是什么情况?
七年之痒了?外面有人了?还是他已经年老色衰没有吸引力了?!
他差点当场火山爆发。
但一对上自家恋人娇娇弱弱的小身板,他就瞬间怂了。
他的恋人很娇弱,经历了当初那一系列折腾以后更弱,是个大型易碎品,除了偶尔的床上情趣需要,必须轻拿轻放,小心呵护。不能大声呵斥,不能动手打骂,更不能让自家恋人伤心难过焦虑悲观。
长时间形成的条件反射让他连发飙的底气都没有,只能憋气地和自家恋人背对背睡,陷入尴尬的冷战。
结果一觉醒来,他就有了特异功能。
樫野零:“……”
这功能来得好及时。
他从善如流地迅速使用着这一功能,看到已经起床的恋人边顶着『零为什么不理我』的幽怨弹幕,边一脸平静地独自吃着早餐。
樫野零:“……”
他试探地装出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只是极其随意地问了一句:“起这么早?”
自家恋人没有搭理他,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但是头顶上的弹幕却火速变成了『~~~』,还是鲜亮亮的粉色。
樫野零默默抽搐了一下嘴角:“……”
有了这一层铺垫,接下去的试探就更加驾轻就熟。
他故意重重哼了一声,就像是刚刚想起来他们在冷战那样,冷声冷气:“起这么早,怎么,急着去见那个女人?”
自家恋人终于瞥了他一眼,冷淡地给予回应:“她是我朋友,你尊重一点。”
樫野零:“……”
不是他口才匮乏,而是自家恋人明明从语气到表情都带着十足能勾起他怒气的讽刺,但头顶上的弹幕却是亮丽无比的『~~~~~』,甚至还忽闪忽闪自带亮光特效。
没有当场面部表情抽筋,已经是他演技过人了。
而自家恋人也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在把盛放早餐的盘子和杯子收进厨房后,就顶着『快来快来跟着我』的粉嫩弹幕径直走出了家门。
一头黑线的樫野零:“……”
他现在已经无比确信,自家恋人是有意在惹他生气了。
……怎么办?
好想操死他。
这个想法极度诱人,而且可行度很高。但他必须先搞清楚恋人到底想折腾些什么,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太平日子不过,突然之间就莫名其妙来撩拨他火气。
“……”
……总不是单纯欠操了吧?
他还在琢磨着恋人一系列反常行为背后的意图,已经走出家门五分钟的恋人又面无表情地折了回来,淡定自若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瞥了他一眼,然后像模像样地拎起椅子上的背包斜挎在肩膀上,重新走出了家门。
好像只是普通地忘带东西那样。
如果不是脑袋上顶着『跟着我啊怎么不跟踪我』的哀怨弹幕的话。
樫野零:“……”
他要是再不跟着出门的话,自家恋人一定又会忘带东西回来拿的吧。
他认命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2】

樫野零表情复杂地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注视着斜对面恋人头顶上五颜六色变化不停的弹幕。
不是桐岛牧生那张漂亮的脸已经对他失去了吸引力,实在是自家恋人平静的面孔底下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太吸引视线,让他一不留神注意力就被拐跑了。
“桐岛君,这里的咖啡味道很好吧?”
“嗯。”
——『香水好呛』
“这里的环境也很好呢,很清静。”
“嗯。”
——『你好烦』
“桐岛君一直都不接受别人邀请的……怎么会这次愿意跟我一起出来呢?是不是……桐岛君对我也……”
“有些寂寞。”
——『零是不是在看我?』
“我愿意陪着桐岛君的!只要桐岛君愿意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可以陪着桐岛君的!”
“谢谢。”
——『零在看我~』
樫野零:“……”
他默默捂住了眼睛,满脸的不忍直视。
虽说跟桐岛牧生相处久了,他也早就知道了自家恋人表里不一的德行,但他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表里不一到这种程度。
一边温情款款若即若离地勾着女生,一边在心里嫌弃人家香水太呛声音太吵话太多。他如果不是恰好能看到弹幕,绝对也会被自家恋人的演技骗过去。
低着头叹了会儿气,樫野零略微张开一点手指,从指缝里去看自家恋人现在在想什么。
桐岛牧生相当明显地在走神。
因为原本只是随着对面女生说话而变化的弹幕变成了密集疯狂的刷屏,从『零怎么了』『为什么不看我了』『他是不是生气了』到『零生气了吗?』『我是不是做得过头了?』『他真的生气了吗?』,速度快得让樫野零眼花缭乱。
等樫野零终于头晕眼花地跟上他时,桐岛牧生头顶上的弹幕也固定成了灰色的『零是不是讨厌我了……』
硕大的字体形成了一朵巨大的乌云,让自家恋人看起来又可怜又好玩。
樫野零简直乐不可支,索性托着下巴看戏,笑眯眯地猜测桐岛牧生接下去会做些什么。
但显然他的表情只会让心里有鬼的恋人倍受惊吓。樫野零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更加明显地走神,以及极其明显的举止僵硬手足无措。
明显到坐在对面的女生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直接伸手过去抓住了恋人的手腕,关切地询问:“桐岛君脸色不大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桐岛牧生一个哆嗦,脑袋上瞬间弹出了大大的红色的愤怒的弹幕:
『松手!』
樫野零差点笑到滚下椅子。
他已经不知道该给那个可怜的女生点蜡烛还是该给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恋人点蜡烛了。但他知道,要是他再待下去,绝对会当场破功笑得满地打滚。
于是他一口喝干了杯子里剩余的咖啡,尽力扭过头不去看自家恋人的弹幕变化,用着最快速度离开了咖啡店。
……他必须先找个安静地方好好笑一会儿缓缓。

【3】

在樫野零走出咖啡店后不到一分钟,桐岛牧生就跟着跑了出来,极其慌张地左右张望寻找着恋人的踪影。
在发现恋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后,他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浑浑噩噩地沿着不知道什么方向往街上走。
这样的行为无疑极其危险。来往的车辆纷纷按起喇叭提醒他走回人行道,但他完全置若罔闻,仍旧跌跌撞撞地往另一边走。
直到有人从旁边一把拉住他手臂,强硬地把他从街道中央拽回了人行道。
等桐岛牧生回过神时,他已经被拽进了路上公共厕所的隔间里,自家恋人正站在一旁一边捋袖子一边笑眯眯地看他。
笑得他有些发毛。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零……”,还没来得及辩解些什么——无论是刚才往街上跑的作死行为还是之前莫名其妙的出轨行为——他就被恋人转了个身,一把按在了坐便器上。
他下意识地撑住盖子,还没等扶稳,就感到下身一凉,恋人的巴掌呼啸着往他赤裸的臀部扇了下来。
“啪!”

评论(5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