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三十六

“好啊!”杉原晴美无疑是最捧场的一个。她立刻就丢下了正在被她搓揉的木田达也,飞快地跑去麻生绮罗身边,“玩什么?绮罗你来定。”

“诶?”

突然间成为了焦点,麻生绮罗有些手足无措,求助地看向身旁的樫野零,“樫野君定吧,我不太会玩这些……”

他当然知道麻生绮罗不擅长游戏。

不止麻生绮罗,与人缺乏交际的桐岛牧生也同样不擅长游戏。

“就真心话大冒险吧。”

樫野零安慰地拍了拍女友的手背,用手指着桌上唯一一个还算有些东西的盘子,“三十秒内大家随意转桌子,三十秒后这盘菜停在谁面前就罚谁,由这个人的上家想惩罚方案。”

一群听到真心话大冒险的男男女女在他讲解规则时就意味深长地“哦~”了起来,眼睛时不时瞟一瞟麻生绮罗,再瞟一瞟不知不觉又站到一块儿的木田达也和杉原晴美。

这实在是个适合整蛊情侣的游戏。

樫野零皮笑肉不笑地把那些不怀好意的笑脸一一瞪回去,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向左手边,边准备转桌子,边追加规则:“停在两个人中间的话,就两个人一起罚。”

“不许偷跑啊零!”

木田达也立刻拽着杉原晴美坐到桐岛牧生左边,捋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来来来!一、二、三——开始!”

……

一群不靠谱的人凑在一起玩不靠谱的游戏,必然会无比的掉节操无下限。

喝交杯酒或者去问服务员要电话表白已经是小意思,异性之间大跳贴身热舞,或者是嘴对嘴喂吃的已经是整蛊的必备项目。

十几轮下来大部分人都中了标,倒霉的人虽然唉声叹气愁眉苦脸,但实施惩罚和看热闹的人都兴致高昂,气氛热烈得不得了。

麻生绮罗一直是所有人重点“关照”的目标,虽然有樫野零罩着不至于次次中枪,但也被罚了几次和樫野零现场接吻,或者是和别的男生玩公主抱去外面逛一圈。罚得她面红耳赤,捂着脸几乎不敢见人。

杉原晴美被彻底激发出了保护欲。大姐大一个眼神示下,木田达也和她底下的小弟小妹们立刻暗搓搓出力,保护麻生绮罗不再被“关照”。

又十几轮的太平过后,麻生绮罗才慢慢适应了这种无下限的节奏,躲在杉原晴美身旁跟着一起看起热闹来。

木田达也一直兢兢业业地致力于整蛊大业,绝大部分的阴损点子都是他的手笔。在整蛊了在场绝大部分人后,他终于招来众怒,被一干人等齐心协力把菜盘稳稳当当停在了他面前,一厘米都不偏差。

“嗷——”

木田达也砸着桌子发出一声哀嚎,苦逼着脸去看自己上家是哪位,“你们简直太坏了!联合起来对……呀是桐岛啊?”

就像是突然间找到了救星,他立刻巴上去,点头哈腰只差没有摇尾巴:“桐岛你可是品学兼优温柔善良跟这帮混蛋一点都不一样,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不能让我在晴美面前丢脸啊……”

所有人都朝着桐岛牧生看过去。

樫野零也顺理成章地跟着看了过去,和每一个看热闹的人一样,带着一丝坏笑的、无比自然地注视着桐岛牧生。

他想桐岛牧生果然不擅长成为焦点,一被人关注就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又想昨晚果然不止他没有睡好,桐岛牧生一定也没怎么睡。对方脸色很差,看上去很虚弱,黑眼圈也很明显。看不出来的人一定都是瞎子。

但是想着想着,他却忽然觉得没劲透了。

又能怎样呢?

他又不能像从前那样,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去抱一抱桐岛牧生,趴在他的耳边给他出招,或者直接向晴美保护绮罗一样,大张旗鼓地去保护桐岛牧生。

没意思透了。

然而木田达也仍旧在喋喋不休地试图给桐岛牧生洗脑:“……这个惩罚是有讲究的,桐岛你还没玩儿过吧?我来教你啊,这样,你就罚我去跟晴美表白!”

“嗯……”

“然后抱住她!”

“嗯……”

“然后亲!”

“嗯……”

“亲个十几二十秒!”

“嗯……”

他叨咕一句,桐岛牧生就“嗯”一声,看不出是心不在焉,还是真的虚心受教乖巧到别人说什么就应什么。

木田达也不计较过程,眼看桐岛牧生有被他洗脑成功的趋势,立刻打蛇随棍上:“那就这么定吧!就这么惩罚!”

杉原晴美眼看着桐岛牧生真的要点头,吓得一把捂住木田达也的嘴:“闭嘴啊你!话这么多!”

只是仍然晚了一步,桐岛牧生已经温顺地说出了“好”字,完全地赞同了木田达也的提案。

杉原晴美一脸的大势已去苍天负我。木田达也则喜滋滋地搂住她在她脸上“吧哒”一声响亮地亲了一口,被一巴掌糊了满脸也照样笑得满脸桃花开:“这可是规则!规则!要亲二十秒的!”

满屋子的人哄笑成一片。

这对欢喜冤家再次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等樫野零重新装作无意地扫了一眼身旁时,才发现桐岛牧生又把自己变成了一株植物。

没有声息的、存在与否都无所谓的、只是起着一点装饰作用的植物。

就算他不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影响的一株植物。

唯一的存在感只是在发现他的视线时,就安静地注视过来。就和背阳的植物得到了光照那样,立刻挺直腰背,注视着他。

樫野零瞬间转开脸,替麻生绮罗又倒了一杯饮料。

于是桐岛牧生刚刚出现的那一点存在感就又消失了。

樫野零无声地呼出一口气,握着饮料瓶的手慢慢攥紧,把瓶身捏出了一团褶皱。

糟糕透了。

……

木田达也和杉原晴美仍旧在打打闹闹地继续着游戏。

原本随机的转盘完全变成了他们的拉锯战,满屋子的人都分成了两拨,一波负责帮忙,一波负责捣乱。目的到是有志一同。

——看这对烦人的情侣花式秀恩爱。

“压住压住!就剩三秒了快压住!”

木田达也就差没有整个人趴到餐桌上去,眼看着菜盘要停在杉原晴美面前了,刚一喜形于色,桌子就被杉原晴美用力一推,菜盘硬生生跃过他们又往右转了一个角度。

“哎哟……”

木田达也惋惜地嚎了一声,在看清菜盘停在了哪儿后,又一个哆嗦,猛地来了精神,“绮罗!快!玩儿死他们!”

菜盘不偏不倚的,停在了樫野零和桐岛牧生的中间。

早就心不在焉的樫野零看了看菜盘,又看了看桐岛牧生:“……”

他想起自己临时追加的“停在中间就两个人一起罚”规则,忽然之间很想打自己一巴掌。

“……诶?”

麻生绮罗小小地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地向庇护了她全场的杉原晴美求助。

杉原晴美还没来得及说话,西野香织就兴奋地飞快提出了损招:“人工呼吸!反过来!让零给桐岛做!”

樫野零:“……”

桐岛牧生:“……”

木田达也:“……”

恍惚间想起来那个曾经把自己看懵了的人工呼吸的麻生绮罗:“……哦……”

桐岛牧生把人工呼吸活活做成接吻是当时围观群众的一大笑料,而更大的笑料是樫野零居然真像个被王子吻醒的公主一样,慢悠悠就醒过来了。

当然,在旁边傻乎乎看他们接吻看得目瞪口呆的麻生绮罗也是笑料的因素之一,只是出于樫野零和杉原晴美的双重威势,没人敢当众拿这件事出来说,只能小团伙地聚在一起暗搓搓地偷笑,意淫着反过来的话樫野零会不会也把人工呼吸做成接吻。

现在西野香织冷不丁一个兴奋过头把他们私底下的设想拎到明面上,一群人在面面相觑的同时,又偷偷期待地拿眼角偷瞟樫野零。

反正只要樫野零同意就行,桐岛牧生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抗议的。

这么明显的集体性的偷瞟,樫野零想要假装自己是个瞎子也装不下去。他抽搐着嘴角扭头去看自己女朋友,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善良美好的女朋友身上:“绮……”

“喂喂零,不准威胁别人改惩罚方式啊!”

惟恐天下不乱的木田达也又添一把火,完全忽略自己之前是怎样诱导桐岛牧生去宣布对他有利的惩罚方式的,“真男人,敢作敢当!”

杉原晴美在旁边恶狠狠地朝他肚子上捅了一肘。

木田达也苦着脸接受了爱的抚摸,边揉着肚子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樫野零的表情。

果然不正常啊。

他想。

正常的话,零早就该翻个白眼把瞎提议的人骂回去了,绝对不该是这种又好像要拒绝、又好像真这么做勉强也可以的样子。

所以就是脚踩两条船。

他愉快地把自家死党身上的人渣标签贴得又牢固了一点,然后拍着手引导群众开始起哄:“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亲一个!亲一个!”

看热闹不嫌事多的群众也跟着拍手吆喝:“亲一个!亲一个!”

樫野零磨牙。

他已经指望不上麻生绮罗了。

他的女友单纯善良,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明晃晃写着“算了就按大家的意思做吧没什么的”。

而被起哄的另一个人连声音都没有,只会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一副任由他决定、怎么决定都没有关系的温顺样子。

简直不能更糟心。

“行了!吵死了!”

樫野零粗暴地拍了一巴掌桌子,把所有人都拍得一缩之后,才恨恨地站起来,走到桐岛牧生身边,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撑着椅背,“喂。”

桐岛牧生在他的注视下微微缩了缩,注视着他的神情仍旧安静温柔,身体却无比僵硬,像是忐忑,又像是混杂着希冀的恐惧。

……恐惧。

他竟然会有一天看到桐岛牧生对他感到害怕。

害怕什么?

不是依赖他吗?喜欢他吗?离不开他吗?那又害怕什么?

樫野零有种说不清的烦躁。

他顺应着这股烦躁,抬起手,相当粗暴地捏住桐岛牧生下巴,把他脸抬起来:“……眼睛闭上!没听见是人工呼吸吗!你醒着我还怎么做!”

一听到他传递出了“同意接吻”的讯号,周围人立刻兴奋地继续开始起哄“闭眼啊桐岛快闭眼!”,只有麻生绮罗小声地在旁边担忧“樫野君你弄痛桐岛君了”。

担忧的对象还不是他这个正经男友。

樫野零更加的烦躁。而这股烦躁在桐岛牧生真的温顺地闭上眼睛时达到了顶点。

——为什么不和他说话?

——为什么不告诉他痛?

——为什么不再看他?

——在忐忑什么?希望什么?又害怕什么?

“……恶心死了。”

他倏地甩开了手,就像是所有厌恶同性恋的男性一样,皱着眉毛坐回自己座位上大肆抱怨,“怎么可能亲得下去啊!对着男生……恶心死了好不好。”

他没有去看桐岛牧生,却异常清晰地感觉到了对方的颤抖,和陡然灰败下去的情绪。

“你也觉得恶心吧?”

或许是为了加强说服力,他转过身,对上桐岛牧生苍白的面孔,紧紧盯住对方的眼睛,“是吧?”

“……”

“牧生,是吧?”

桐岛牧生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隐藏在桌下的手死死攥着,一直都在颤抖:“……是。”

这就对了。

他知道桐岛牧生一定会妥协。

他知道。

“……既然没接受惩罚,那就罚酒!罚酒!”

木田达也强行打破了气氛,敲着啤酒瓶在他们面前一人放上一瓶啤酒,“一起罚!一人一瓶!”

原本在迷惑这种奇怪气氛的麻生绮罗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担忧地想要阻止:“桐……”

她想说桐岛牧生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喝酒,一定要罚的话她来喝也可以,但樫野零却更快一步地一把抢过了桐岛牧生面前的酒瓶,开了瓶盖直接开始喝。

一句废话也没有。

是在……替桐岛牧生挡酒吧?

她茫然地看了看因为喝得太急而被狠狠呛了一口的樫野零,又看了看总算像是有了些精神、不再像刚才一样萎靡的桐岛牧生。

因为……他们是朋友吧?

……

 

评论(4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