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四十二

chapter 42

桐岛牧生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在大量失血、身体状况又极其差劲、甚至连医生都几次暗示他求生意识并不是很强烈的情况下,以一种堪称奇迹般的姿态活了下来。
或许那把刀偏离了位置,并没有精准地插进心脏是主要原因,但如果按照樫野零的想法,一定是因为“他舍不得”。
具体是舍不得樫野零还是舍不得日后的幸福生活就不得而知。
只是虽然活了下来,但也只是暂时地脱离死亡威胁。他大概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待上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确定死神不会再度大驾光临。
樫野零没有这个荣幸一直蹲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事实上在整整一晚上的抢救里他已经消耗了大量精神和体力,狂躁又自言自语得如同精神病患者。
等桐岛牧生被推出抢救室,他刚刚来得及从椅子上跳起来打算扑过去,就被接到麻生绮罗求助电话而郁闷不已赶来医院的木田达也一拳头砸回了地板上。
“安静睡觉吧你!”
在这段神经病一样的三角恋里饱受炮灰之苦的木田达也带着充足的起床气,不好对身为女性的麻生绮罗发火,也不好埋怨已经没了大半条命的桐岛牧生,就只能把满满的怨气发泄到罪魁祸首的自家死党身上,
“天天就知道折腾!没完没了!”
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轻松地打赢自家死党。虽说自家死党目前的状态也很让人担心,但把对方揍晕并辅以言语攻击的感觉简直不能更酸爽。
木田达也咳咳了两声克制自己不要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表达喜悦,边不动声色地不小心踹了樫野零一脚,边安抚麻生绮罗“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中午给我们带份便当过来零这家伙敢闹事我揍他”。
安排得不能更熟练。
都怪零!好好的去脚踩两条船!踩就踩了,还翻船!
木田达也撇撇嘴,火速送走麻生绮罗后又火速把樫野零拖回椅子上,一面嫌弃地用手肘拐他一记,一面没好气地脱了外套扔在死党身上。
过了半分钟,就又嫌弃地把外套铺铺整齐,帮他盖好。
真是上辈子欠他们的,这辈子到处给他们打杂善后。
木田达也叹了口气,托着下巴瞟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自家死党,又转回头去盯着重症监护室的门。
他虽然和桐岛牧生没多少交情,也对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感情纠葛恨不得敬而远之,但总归同学一场,对方变成这样他好像也有一点责任。
……或者有不小的责任。
算了。
他总归是希望看到一个好的结局的,谁跟谁在一起都行,为了零也好绮罗也好谁都行。
快点醒过来吧。
因为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就去死什么的……
木田达也摸了摸自己胸口还在蓬勃跳动的心脏,想起了杉原晴美直到现在也仍然对樫野零念念不忘追逐着的眼神。
……真是的。
他把头埋进手掌间,低低笑了一声。
何必呢。
……

樫野零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仍然坐在他旁边的木田达也扒着头发一脸憔悴,在瞥见樫野零跌跌撞撞爬起来就要往重症监护室冲时,才凉凉地给出一句:“你是想接着被我打晕睡到第二天,还是老老实实坐着,等过一小时进去里面陪桐岛牧生?”
这种气定神闲的威胁放在以前他根本想也不敢想,但现在就跟拿捏住了樫野零的软肋一样轻松惬意。
也正如他预料的,原本都已经爬起来了的樫野零在短暂的怔愣后,立刻“哐”的一声坐回了椅子上,力道大得震得整条长椅都抖了两下。
屁股不痛吗……
木田达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屁股,感同身受地呲牙裂嘴。
“牧生……牧生……他,醒……醒了吗?”
这个满眼狂热盯着自己、疯疯癫癫连话都讲不清的邋遢家伙一点也不像自家死党。木田达也忍住往旁边挪的冲动,把快要凑到他身上的死党摁回椅子上:“睡美人还等你去唤醒呢,王子大人。”
“……”
他拍了拍自家死党已经睡成草窝的一头翘毛,哼哼唧唧:“所以王子大人是不是该先去洗把脸,把自己整好看点啊?”
“……”
被他摁回椅子上的樫野零眨着眼睛想了几分钟,好像终于意会了他的意思,立刻跟百米冲刺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火速冲去了洗手间。
——真蠢。
木田达也嫌弃地啧了一声,捡起被自家死党丢到地上的外套,拍了拍灰尘,重新穿好。
所有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家伙,都是蠢得没药救,就算是零也不例外。
……
所以,绝对不能让桐岛牧生离开零。
就算这里的医生都觉得零不适合照顾桐岛牧生、应该联系老师联系家长——
——也不能让桐岛牧生离开零。
……

头一次的探望情况跟木田达也想象的情况差不太多。
自家死党激动难耐又忐忑不安地进了重症监护室,在探视时间到了之后又被医生护士毫不客气地请了出来。
表情蠢得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那个“樫野零”了。
真是恋爱让人变成智障。
“喂。”
他戳了戳自家浑浑噩噩还没回过神的死党,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桐岛醒了吗?”
这是句废话。
桐岛牧生要是醒了,自家死党就不是这个蠢样子了。
木田达也打着哈欠听着樫野零茫茫然然“他是不是不想看见我了”“他明明喜欢我的”“为什么不肯看看我”的自言自语,他想,自家死党已经没救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人渣,居然也会栽在别人手上。
他原本以为麻生绮罗才是能让自家死党收心的女人。杉原晴美也这么以为,包括樫野零自己也是这么以为。
可惜了。
麻生绮罗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难得晴美都愿意退让了。
“那等桐岛醒了——”
他一点不客气地打断自家死党喋喋不休无穷无尽又不断重复的自言自语,换上一个有意义些的话题,“——你有什么打算吗?”
自家死党的那帮狂热粉丝,从晴美到诗织,甚至于那些他叫不上名字的路人甲乙丙。她们能接受输给麻生绮罗,但绝对接受不了输给连性别优势都没有的桐岛牧生。
再加上社会舆论,或者家庭方面的压力,以及短暂的热血上头之后的热情减退……
不过桐岛牧生的漂亮程度完全不输给樱泽诗织,圣母程度也不输给麻生绮罗,家境又好,性格又好,明明喜欢他的女孩子也一大把,怎么就非要吊死在樫野零这种人渣身上……
“……我想抱一抱他,亲亲他……”
正沉浸在对自家死党嫌弃里的木田达也几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他不可置信地扭头去看自家死党的表情,然后绝望地发现自家死党是认真的。
自家死党是认真地、非常认真地、极其极其认真地,一点也没有想到对他来讲是那么遥远之后的事情。
“……等他知道我也喜欢他之后,我就带他去找绮罗道歉……绮罗会原谅我们的,他也一定很高兴……”
“以后一定要跟我住在一起……做饭我不拿手,他估计也不太会吧……”
“打扫什么的我还行,他一看就没什么照顾自己的能力……算了本来也应该我照顾他,把他养胖一点才好……”
“也不要养什么猫啊狗啊的,浪费精力,他连自己都养不好……”
“干脆退学好了,在家里待着我比较放心……”
“……”
“……”
“……”
……
啊啊啊,真的是谈恋爱谈到人都傻掉了。
木田达也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手掌里,又把头埋进膝盖间,再也不想看旁边那个白痴一眼。
这个白痴,再加上里面那个悄无声息玩自杀的白痴,真是天生一对,没人比他们更登对。
等里面那个白痴醒了,会不会演变成两个白痴一起抱头痛哭互诉衷肠,或者干脆黏在一起又亲又摸就着医院滚一滚床单?
虽然光想象就恶寒得要死,但是,
也很期待啊。


正文到此完结,接下来是小病娇视角超长番外。
才不是零刚弯就被抛弃了写他视角写够了呢,绝对不是,看我真诚的眼睛~
医院期间的故事我们番外见~

评论(2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