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桐岛牧生番外(一)

当然都是假的。
从最开始的,他和麻生绮罗一起被绑架开始,就都是假的。
他精心谋划了一起让樫野零不得不开始关注他的恶性伤害事件,以他自身所受的一切伤害为代价,来最大程度地博取樫野零的注意。
再没有比那几个妄想绑架麻生绮罗来威胁樫野零的不良少年更好的导火索了。
这种不良团体,既没有足够的武力,又没有足够的脑力。稍微一推测就能猜到他们的计划,再稍微一撩拨就能引起他们的火气。
想让他们按照他的计划来走,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于是他如愿以偿地、“不自量力”地去“英雄救美”,然后又被“识破假装报警的小把戏”,被“恼羞成怒的不良们殴打”,最后被“连累得和麻生绮罗成为一对落难鸳鸯”。
真是顺理成章。
顺利得让他可以忽略麻生绮罗喋喋不休的道歉声和哭声。
就在这样的嘈杂声里,他开始筹划计划的下一步。
说实话,他是一个依赖运气多过依赖脑力的人。他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为一个开头想出千百种发展可能、从而考虑好千百种应对方案的地步。所以他的计划完成了开头,接下去他能做的,也只是保证计划的发展不偏离“不能让麻生绮罗受伤夺走零的关注”这一主旨而已。
麻生绮罗逃不逃走都无所谓。
如果逃不走,那就护着她,他自己多受些伤;如果能逃走,那就进一步激怒那些不良,更加把伤害都集中都他身上。
全部对他有益,只是后者好处更大而已。
而他所依赖的运气也在这一次眷顾了他。他成功让麻生绮罗逃出生天,收获了这个他厌烦的女性的加倍感激和泪水,也终于得到了耳根的清静。
真是脆弱而累赘的存在。
他永远也想不明白,像樫野零那样强大到耀眼的、如同战神一样存在的人,为什么总是热衷于这些弱小不堪的、只能依附在别人身上存活的东西。
就算是一副坚强不需要帮助也不会妥协的样子,遇到事情也只会哭哭啼啼,还是要靠零去帮她出头替她摆平,最后再摆出原谅所有罪恶和污秽的悲悯表情,好像受到伤害也没有关系那样。
为什么零会喜欢这样的存在呢?
一个强大的人,身边需要的应该是另一个同样强悍的、可以为他执刀拿枪的人……不是吗?
从最初的圣开始,到诗织,到其他那些差不多特色差不多面孔的女性,零的选择总是让他陷入迷惑。
他明明应该是最能理解零的人才对。
……算了。
现在麻生绮罗逃出去了,零不可能丢下“麻生绮罗的救命恩人”不管,也不可能带着丝毫战斗力都没有的麻生绮罗重新来到危险的地方。
所以,他能够夺走零全部的视线,全部的关注。
零会只看着他,只为了他。
这样美好的想象让他激动到全身血液都快要烧起来,差点就要不合时宜地笑出声音。
好高兴。
只看着他的零。
好高兴。
但很快他就为现在过分的高兴付出了代价。
这也是过度依赖运气的副作用。他缺乏对细节的掌控,没有了解到这样一个简单的不良少年团体里,居然还有一个脱离不良范畴的、已经能够算是“混混”的社会分子。
更加超出他预料的,是他差点被这样一个混混侵犯。
他当然不会常识匮乏到连“同性恋”这样的存在也不知道。但那毕竟太遥远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真的遇见,并且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被一个他嫌恶的、看不上的、肮脏恶心又弱小不堪的垃圾侵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有着超出普通人的外表,也经历过女性的爱慕和表白。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吸引男性的一面。
他宁可被那群不良踢打,或者被抓着头发用头去撞墙,或者是其他更加疼痛的折磨。
也好过……
好过……
被这样……!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后悔。
第一次,是在教唆圣跳楼之后。
他几乎毁了他的战神。
……
他的战神再一次救了他。
再一次地,在他狼狈不堪的时候救了他。
被拥抱着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被保护着,被小心地关注着,被怜惜着,被安慰着。稍微有一点过分的举动也没有关系,表现得懦弱无能也没有关系,反而会被加倍地呵护起来。
这样流着眼泪寻求帮助非但没有被零讨厌,还能被这样亲昵地碰触和安慰。
真的是完全超出他的预料。
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
他恍然地想着,原来做被保护着的一方,是这样的感觉啊。
零第一次救他的时候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时候的零更加凶狠一些,更加残忍一些,也不会去理会被殴打得几乎动弹不得的他,更不会去碰触他、拥抱他、安慰他。
那个痛快潇洒地收拾了所有人渣然后转头就走的零才是他最开始疯狂崇拜又迷恋着的战神。他的战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不会把多余的目光和感情分给软弱无力的东西。
为什么不一样了呢?
明明是几乎一样的场景,为什么不一样了呢?
他在相似的场景和不同的零之间陷入迷惑,就连零发狠地收拾了那群不良少年也没有心力去关注。
这明明原本是他最想看到的场景。
他焦躁地觉得零发生了改变,却又无法再合情合理地把这份改变再次归罪到麻生绮罗身上。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零不再是最初那个让他崇拜的战神了。
他的战神堕落了。
他的战神怎么可以和所有普通的人一样,和普通的人一样柔软地去呵护别人!
明明只要……
只要……
残忍而凶狠地强大下去……
就可以了啊……
……
这份迷惑一直持续到了他被刀尖刺入。
冰冷的金属切断肌肉纹理深入骨骼血脉的疼痛终于让他的迷惑和茫然得以中止。
他试着去看此刻的零是怎样的表情,是和他初次见到时一样无动于衷地漠视着他的,还是和刚才那样,柔软而小心地呵护着他的。
一直以来“樫野零”都是他追逐着的目标。如果没有零的话,那连生存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
但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
——他会宁可自己死去,也要让他的战神永远存在着吗?
——不会的。
——如果连“自己”都不存在了,那要“战神”又有什么用处?
不会的。当然不会的。
肯定不会的。
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这样无私到、简直像是圣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明明他的战神都已经变得不像是最初的样子了。

可竟然还是,
一如既往的,
迷恋着啊。
……




迟更了两天抱歉啦,来个加更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