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桐岛牧生番外(三)

我会救你。
不要害怕。
这是零给他的承诺。在他完全哭湿了零肩膀上的衣服之后。
我没什么害怕的东西。
桐岛牧生慢吞吞地想着。
真的。他既不怕鬼也不怕黑,没什么害怕失去的东西也没有致命的心灵弱点,更不怕杀人或者被杀。
只要零不堕落的话,这世界没什么好让他害怕。
最多厌恶而已。
“让我看看伤口。”
边这么说着的零边利索地解开他衣服扣子去看他伤口。
桐岛牧生罕见地感觉到了紧张。
他很少有在别人面前裸露的机会,上一次这么裸露还是因为差点被强暴,感官上简直糟糕透顶,恶心得像是被什么冷冰冰的爬行动物从头到脚舔了一遍。
但零是不一样的。
他不着痕迹地小幅度在对方肩膀上蹭了蹭脸,在没有被发现后,更加肆无忌惮地贴近过去,用手臂虚虚地环抱住樫野零的背。
零是温暖的,耀眼的,美丽的。
“你真是!……”
零大概是在责备他。
毕竟是弄得有点糟糕,床单被子还有衣服上都沾到血了,伤口也裂开了很多,来检查的护士一定会觉得零没有照顾好他。
他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句应该是道歉的话,继续毫无负担地沉溺在温暖的体温里。
但是零很快就放开了他。
并且像是察觉到了他的不正常一样,在医生来检查过他的伤口后就毫无预兆地走了。
这样的异常让桐岛牧生觉得焦躁。他痛恨一切超出他预想的发展,但是再极端的掌控欲在他从来都掌控不了的樫野零面前也只能衍变成焦躁。
他无法控制零。
无法理解零的想法。
无法左右零。
这种无能为力感让他焦躁的同时又让他觉得得意。
毕竟那是“樫野零”啊。
和任何一个平庸的人都不一样的樫野零。
他无法掌控零才是理所应当的。
他思考了很久,可能有半个小时,也可能只有十分钟。最后点滴瓶的滴答声给了他灵感。
零很关心他的手。
在他刚刚醒过来的时候,零就反复跟他承诺保证他的手不会留下后遗症不会影响以后画画。
那如果,因为零没有陪着他,他不小心把这双作画的手弄残废,零是不是就会因为愧疚,一直留在这里了?
……

他似乎做了愚蠢的事情。
桐岛牧生想。虽然他没有办法理解,但大概,他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
零回到他身边了,但是零也生他气了。
最直观的反应就是零在漠视他。
这样的冷暴力最让人难过,和他预想的愧疚和陪伴实在是差太远了。
“很累吗?”
“还是觉得厌烦?”
这种试探的搭话根本不能被理睬。他苦恼地在黑暗里思考着让零原谅他的办法,想来想去,最后小心翼翼地搬出了圣。
让他高兴又让他沮丧的,圣这个名字,哪怕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也仍然对零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力。
他讨厌圣。
“……和圣真像。”
他生硬地转移话题,把话题转向另一个对零影响巨大、也一样让他讨厌、但目前还是活着的存在。
“坚定得多……也勇敢得多。”
“明明是个柔弱的女孩子……却坚强得不可思议。”
他厌烦地随意往麻生绮罗身上堆形容词,边竖着耳朵去听樫野零呼吸的变化,边跟着他呼吸的变化去变着花样夸奖麻生绮罗。
坚定,勇敢,坚强。
除了不眼瞎,根本一无是处。
违心的形容词堆砌让他无聊到快要睡着,赶在他简直要夸不下去之前,零终于搭理了他:
“你喜欢她吗?”
“……”
零似乎不是第一次误以为自己喜欢麻生绮罗了。
不止是零,许多人都觉得他喜欢麻生绮罗。喜欢,非常喜欢,喜欢到能为麻生绮罗去死,但又宁愿死也不告诉麻生绮罗他的喜欢。
世上真会有这样的白痴?
他无法理解这样的误解究竟来源于什么。他对麻生绮罗做的事情明明和当年对圣做的一模一样,同样的关注、陪伴、安慰。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误解他喜欢圣?
他不能够理解麻生绮罗比圣特殊在哪里,但却相当乐意顺着零的话题聊下去,让自己附和上所有人的看法,显得更像正常人一些:
“喜欢啊……”
“坚定……勇敢……决定喜欢的人,就会喜欢到底,无论怎样也不会放弃……”
“这么喜欢着零……”
“真羡慕……能够这样……去喜欢……”
他编不下去了。
他没法违心地去夸奖麻生绮罗美丽或者精致,可爱或者性感,夸来夸去只能在勇敢和坚定里打转,唯一真心实意的赞美也只有对方不瞎眼地看上了零。
但是零不接他的话,好像铁了心要听他继续夸下去一样。
这种重复来重复去的夸奖到底有什么意思?
他头痛地慢慢放缓语速,但说得再慢也没法改变他词穷的窘迫。最后只能被迫卡壳,尴尬地顿在原地思索其余的形容词。
但他很快就发现,零似乎误解了他的窘迫。
零以为他是发烧烧得严重了,没有力气继续说话了。
其实并不会。
他对身体病痛的感知相当微弱。发烧带来的必然的身体酸痛无力他能感知到,却不会有太大影响,就像他受伤的手一样。
会觉得痛。但如果他愿意去做些什么事情的话,这种痛也可有可无。
他一直都是个怪物。
但这不能让零发觉到。
零觉得他病得严重,他就应该像个病得严重的样子。所以昏迷过去比较好吧?演得稍微逼真一点。
但那样的话零又会去找医生过来,又要从他身边走了。
他犹豫地抓着零的手臂试图表达不需要医生的概念,却又很快想起来,他才刚刚犯过愚蠢的错误,差点又要接着再犯一次同样的。
他不能直接说“不要走”,而是应该像麻生绮罗那样,一边说“不用管我”,一边用肢体语言表达“不要离开我”。
这才是正常人的做法。
也是唯一不会让零生气的方法。
……

评论(2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