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二十

Chapter 20


桐岛牧生仍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睁大着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顶上那一小块天花板,无论是敲门的声音,还是有人走进来的声音,都没有让他产生任何反应。

樫野零漫不经心地踱到他床边,用手撑着床沿,弯下腰,伸手摸了摸桐岛牧生眼眶。

干的。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桐岛牧生会像上次发现失明时一样,赶跑所有人之后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地哭。

樫野零无趣地收回手,正要坐到旁边时,手腕却被桐岛牧生握住,用了极大力气地,甚至让樫野零都觉得自己腕骨在咯咯作响。

他不惊讶桐岛牧生能认出他,也不惊讶自己会觉得他能辨认出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他也没有出声或者挣扎,仿佛无所谓地任由对方用力地抓着,等着对方主动开口。

桐岛牧生在发抖。

明明被死死抓住不放的人是他,桐岛牧生却更像是恐惧的那一方,手指间的颤动清晰无比地透过接触的皮肤传递过来。

樫野零并不着急。

现在大概是他从出生到现在十几年里耐心最好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急着开口,也不急着催促桐岛牧生开口,就由着桐岛牧生抓着他,就像溺水者紧抓着浮木一样。

这样的沉默延续了有几分钟,也可能并没有这么久。桐岛牧生才慢慢松开了手,哑着声音:“……不去陪麻生吗?”

“不着急。”

樫野零甩了甩被抓的一片通红的手腕,“解决了你,我再去解决她的事。”

“……”

他极其自然地坐到床沿上,背靠着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报吧,你家里人的电话,谁的都可以。”

“……”

“不是要联系你家里人吗?转院的事。”

桐岛牧生闭紧了眼。

樫野零如同完全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或者完全不在意一样,“哒哒哒”自顾自地按着手机屏幕:“你也想快点恢复的吧。不方便让医生帮你联系也没关系,我帮你。”

“……”

“这是你自己希望的,不是吗?”

“……”

桐岛牧生别开脸,低声地,缓慢地,报出了一串数字。

樫野零跟着他报的数字“哒哒哒”地按着手机键,又按下拨通,把手机贴到了耳朵旁边。

电话“嘟——嘟——”的正在拨通中的声音低沉地在安静的病房里回响。

身旁的桐岛牧生颤抖得更加厉害,紧闭着眼,几乎是到了“瑟瑟发抖”那样的地步。

“你想要眼睛恢复的吧。所以想要转院去国外,找更专业的地方。”

“……”

电话的拨通中的声音还在持续。

樫野零无所事事地听着电话的声音,用着最冷淡的陈述的语句,去表述疑问的句子。

“也不用再看见我们。我,绮罗,可能还有达也。”

“……”

“没有我们的话,也不会再影响你恢复。”

“……”

“也不用再费心思照顾我们心情,去说什么违心的漂亮话。”

“……”

“挺好的。以后也不用再见面,见到了也不用再说话。”

电话那头似乎有人接了起来。樫野零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桐岛牧生,用着仍旧四平八稳的声音,说出最后的结论,“就当作从来没有认识过。也不错。”

他终于听到了身旁人哭泣的声音。

不是上一次那样的无声哭泣,也不是再上一次那种受到刺激而导致的生理性的泪水。

是真正的、无法抑制的、在发着抖哭泣的声音。

终于听到了。

电话那头女性“喂喂?”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

樫野零维持着靠坐的姿势,伸手往桐岛牧生眼眶旁摸了摸。

从对方眼睛里疯狂涌出的泪水几乎是瞬间就沾湿了他的手指。也因为他的动作,桐岛牧生哭泣得更加厉害,几乎是哭到全身都在发抖,哽咽抽泣的声音完全无法抑制。

“帮我把请假的时间再延长半个月,晴美。”

樫野零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腹擦着对方眼角,就像没有发现桐岛牧生骤然停止的抽泣声一般自然地继续对话,“嗯,嗯……对,是医院这边说的。”

“……”

“没别的事了。再见。”

他挂断了电话。

原本的哭泣声音如同卡住的老式唱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樫野零可以想象得出对方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和表情——哪怕没有表现在脸上也没关系。

这样的想象让他心情相当好。于是他翻身下了床,绕到另一边,蹲下身,正对着桐岛牧生的脸。

桐岛牧生脸上的眼泪痕迹还没有干,甚至还有没流完的眼泪从眼眶里慢慢滚落下来。但他的表情显然不是痛苦或是难过,而是一片茫然的,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了的那种极度的茫然。

真是少见的表情。

樫野零用手指拨弄着他睫毛,恶意地呲着牙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怎么不哭了?嗯?”

“……”

“发现我没有如你所愿跟你爸妈联系,你不是应该难过地哭?就像刚才那样?”

他停顿了两秒,一脸的恍然大悟,“不对,不一样。你刚才……是开心到哭出来了吧?”

“……”

“嗯?不对吗?”

“……骗我……”

桐岛牧生喃喃着挥开他的手,转开脸,艰难地试图转身背对他。

樫野零眼疾手快地摁住他肩膀让他没法瞎动弹,一边挑高了眉毛:“对,我骗你。”

“骗我……”

桐岛牧生用左手盖着眼睛,绵软的语调与其说是难过,到不如说是被戏耍后的委屈和不满,像极了撒娇,“骗我!”

“那你呢?”樫野零冷淡下来,“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在骗我的?”

“……”

“讨厌我?”

“……”

“希望我走?”

“……”

“永远不要再见到?”

“……”

桐岛牧生的身体在他的手掌下又开始颤抖,被咬得发白的下唇彰显着他内心的动摇。但这样不够。

樫野零站起身,半跪在床沿上,强硬地抓住他手腕按到枕头上,居高临下直视着他湿漉漉的眼睛:“真话是哪一句?”

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他说,“不说出来的话,我就默认,你希望我离开。”

“我不会再回来了。”

最后这句威胁显然奏效了。桐岛牧生几乎立刻就开始拼命摇头,刚刚才止住的眼泪像是决堤一般疯狂涌了出来。

但是,仍旧不够。

“摇头代表什么?我看不懂。”

樫野零腾出手扶住他的头,控制住他动作的幅度,语调却是与温柔动作截然相反的冷酷,“我要听真话。”

他不能总是纵容桐岛牧生一个人反复纠结伤害自己,也不能总是揣测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需要一句确实的保证,一句能够把他们联系起来的、能够让他们都稳定下来的保证。

只要桐岛牧生说出来就可以了。

“你究竟要什么?”

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睛湿润而无神,满满的都是他的倒影。

只有他一个人的、清晰无比的倒影。

美丽的眼睛。

樫野零注视着这双眼睛,缓慢地下达了最终的处决判令:“我数到三。”

“……”

“一。”

“……”

“二。”

“……陪着我!”

“二”的尾音刚刚落地,桐岛牧生就再也无法忍耐般,崩溃地哭喊出了声,“陪着我!我要零一直一直陪着我!不要离开我!”

“这就是你要的吗?”樫野零垂眸看着被自己按在床上的桐岛牧生,沉声问道。

“是……是、是!”

桐岛牧生哭得一塌糊涂,简直称得上是上气不接下气,不断疯狂涌出眼眶的泪水把枕巾打湿了一片,声音里爆发出的哭腔让人根本没法硬起心肠。

樫野零叹了口气,一面轻轻拍着他脸表示安慰,一边用手指帮他擦抹眼泪:“好了,怎么这么会哭。”

失去桎梏的桐岛牧生立刻抓住他的手,紧紧按在自己胸口,几乎是神经质般不停重复:“不要丢掉我……零……不要丢掉我……”

我根本丢不掉你。

樫野零在心里回答着,然后更重地叹了口气:“不要哭了,伤口会裂开的。”

桐岛牧生使劲摇头,仍旧抽泣不止。

这种小孩子被欺负了以后哭着发脾气的既视感让樫野零有些无奈。他低下头,当作哄小孩一样在对方额头上亲了亲:“好了,不哭了,听话。”

他的举动显然出乎了桐岛牧生意料。桐岛牧生哭泣的势头缓了下来,又变回了那种茫然的神色,大大地睁着眼“看”向他。

因为接连的几场痛哭,他眼眶通红,睫毛已经完全被泪水打湿,湿漉漉的水珠在金色的阳光下折射着光彩。

很漂亮。

面孔也好,哭泣的样子也好。

都很漂亮。

樫野零边这么想着,边向下侧过头,慢慢亲吻上对方睁着的眼睛。

他会这样容忍一个同性、这样对一个同性有如此丰富的耐心,究竟有多少成分是因为对方这副漂亮的模样呢?


评论(3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