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二十六

中秋节加更~~~

Chapter 26

午睡的时间并没有得以延续。

敲门声再度锲而不舍地响起。樫野零一边把被吵醒的桐岛牧生按回枕头上:“你睡你的。”一边咬牙切齿地摸手机看时间去开门,想着如果现在不是正常的护士巡视时间他就把来的人踩在地上碾。

扰人清梦!

于是被扣上扰人清梦罪名的木田达也刚得以进门就被樫野零毫不犹豫地一脚踹翻在地上,一脸“为啥这样对我”的委屈和苦逼:“我是来探病的……”

樫野零斜了他一眼,重新躺回病床上,摆着手懒洋洋地示意:“那你可以走了。”

木田达也:“……”

他到底是怎么会跟樫野零这种混蛋做死党的?

“几点了还睡觉……睡不死你。”

嘀嘀咕咕地从地上爬起来,木田达也把拎着的袋子扔到樫野零身上,“拿着拿着拿着,换洗衣服。”

樫野零随意地看了一眼袋子里的衣服,就把袋子丢到了一边,笑眯眯下达指令:“看到地上那滩汤水没有?”

“……干嘛?”木田达也陡然警觉,“我不打扫!”

“谁要你这种拖把都不会用的家伙打扫。”樫野零“嗤”了一声,指了指门口,“跑腿会吧?去叫负责打扫的人过来弄。”

“……”

他上去特别闲特别像喜欢跑腿的人吗?!

这绝对是蓄意报复!报复他上次把桐岛牧生摔床板上的破事!零这个心眼比针尖还小的王八蛋!

还没站稳多久的木田达也又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打发走了扰人清梦的死党,樫野零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去翻自己那一袋子的换洗衣服。

桐岛牧生仍然躺在床上,只是大大地睁着眼睛“看”着他,明明根本什么看不见,视线也牢牢地黏在他身上。

这样的注视存在感强到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樫野零边感慨着桐岛牧生越来越严重的黏人程度,边弯下腰,揽着他后颈把他从枕头上扶起来。

“达也那家伙太烦,有他在肯定睡不了。”

毫不留情地损着自己死党,樫野零从袋子里翻出一件大衣,抖了抖,把衣服披在桐岛牧生身上,“手抬起来,伸袖子里去。……不睡了,带你出去晒太阳。”

桐岛牧生跟着他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听话地穿上外套。

“反正现在太阳也不大,晒个十几二十分钟就回来。”

樫野零帮他扣上扣子,又理了理衣领,然后掰着他下巴上下一通打量,“……怎么穿我的衣服感觉这么奇怪?”

桐岛牧生的打扮风格从来都是蓬松宽大的森女式,整个人看上去纤细得要命,风一吹就要被吹跑。

而他的衣服都是休闲款,不讲究什么式样,方便动弹就行。

现在把他的衣服配在桐岛牧生身上,怎么看都觉得画风不一致。

“……啧!”

犯了强迫症的樫野零立刻以更快的速度把桐岛牧生身上那件外套扒下来,卷巴卷巴丢到一边。

他不死心地在袋子里一通翻找,几乎把自己的衣服翻了个底朝天,才拎出一件他觉得画风一致的、相对蓬松宽大的黑色外套。

在重新给桐岛牧生换上后,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和审美简直得到了救赎。

整个人都爽了。

什么也看不见的桐岛牧生乖乖地由着他折腾,就跟被小姑娘摆弄着换衣服的洋娃娃一样,一点也不抗议。

“乖。”

这种温顺听话最让樫野零满意,弯着眼睛笑着的样子也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他又从袋子里拎出一条围巾,绕了几圈,围到了桐岛牧生脖子上。

黑色的宽大外套,搭配白色的长款围巾,越衬越显得桐岛牧生皮肤白。

樫野零对自己的搭配水准相当满意。他伸手拨弄着垂在桐岛牧生胸口的围巾,直到把围巾的褶皱都捋平了,才停止对对方造型的折腾。

“好看!”

他一边恬不知耻地夸着自己,一边掏出手机,喀嚓喀嚓地对着桐岛牧生拍了个九宫格。

“晚上发给绮罗看。”

把照片一一保存好,樫野零满意地揉揉他头发,“让她看看我把你养多好,溜光水滑的。”

这大概不是一个很好的形容,因为原本一直含笑看着他的桐岛牧生蓦地僵住了。

如同向阳的植物骤然遭到了乌云遮蔽一样,虽然没有立刻枯萎死去,却也没有了一点精神。

“……抱歉。”

樫野零尴尬地缩回手,蹲到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地小声道歉,“我知道你不想让绮罗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你恢复得这么好,我只是想让她也高兴一下。……抱歉。”

桐岛牧生没有接话,只轻轻摇了摇头。

难以言述的尴尬在房间里蔓延开来。樫野零抓着自己头发,既后悔自己嘴快说错话,又无奈桐岛牧生太纤细脆弱,一点点刺激也接受不了。

桐岛牧生似乎也意识到了他的不高兴,试探地朝他伸出手,慢慢搭在他手臂上。

他应该是想说些什么。

一些藏在心里的、一直一直想说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樫野零静静等着听他想说的话。

“来了来了清洁工来了!”

木田达也嘹亮的一嗓子驱散了房间里的沉默和尴尬,但桐岛牧生搭在他手臂上的手也缩了回去。

他又不再说话了。

樫野零从心底感到了焦躁。

他应该感激木田达也的出现让这场尴尬得以解除,但他对着自己好友照胸口一来了拳。力道不大,但让木田达也哀嚎叫痛了半天:“干嘛又打我!”

“碍事。”

“……”

顶着木田达也忧怨的眼神,樫野零弯腰把桐岛牧生抱起来,小心地放到旁边的轮椅上:“……出去晒晒太阳?”

明明在五分钟以前还不是这样的相处模式的。

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去碰触桐岛牧生,摸他头发也好、搓揉他脸也好、搂抱也好、亲吻也好。他可以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也有着桐岛牧生一定不会生气的底气。

只要不提及麻生绮罗。

“……”

桐岛牧生低垂着脸,沉默地点了点头。

……

久违的新鲜空气和阳光也并没有让他们之间的气氛得以缓和。

木田达也也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边挤眉弄眼地用口型询问“什么情况?”,边用尽浑身解数插科打诨,生怕自己不像个逗逼。

但他的活跃也没太大成效,除了樫野零会偶尔白他一眼鄙视一句“蠢死了”,桐岛牧生连一丝一毫的回应也没有。

这样的冷脸让木田达也有些不爽,但对方是个病人,还是个格外需要小心呵护的大型易碎品式病人,他再不爽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东张西望转移自己注意力。

“零!那里!”

他很快就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兴奋地用手肘去戳樫野零手臂,“那帮人在打球!”

医院楼下不远处的空地上,一帮高中生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篮球。

这样的场景放在学校里是极其常见的,在平时也根本吸引不了樫野零注意。但现在他太需要一些东西来转移视线了。

樫野零毫不迟疑地把轮椅往靠近空地的方向推过去,然后停下来,迷恋地盯着那一场并不多么精彩的球赛。

木田达也看了他一眼,戳戳他:“要不要去玩?”

樫野零愣了愣。

他下意识地低头去看桐岛牧生,发现桐岛牧生也正抬头“看”着他。但是很快的,桐岛牧生又重新低下头,恢复成了之前安静而沉默的样子。

他最讨厌的那种样子。

——不希望他离开的话,就挽留他吧。

——说出挽留的话来。

“哎哎哎!他们有人打不动了!”

木田达也并没有发觉他们一瞬间的短短对视,他一直盯着球场上的动向,在看到有人表示要休息后立刻兴奋地猛戳樫野零,“去去去!你去顶那个人!去!”

樫野零看着桐岛牧生慢慢握紧了轮椅的扶手。

——说出来。

——不希望他离开的话,就说出来。

“确实有点手痒了。”

他不紧不慢地舒展着身体,眼睛始终紧紧盯着一言不发的桐岛牧生,“这么长时间不打球,感觉都快生锈了。”

——说出来,我就不走。

——说出来。

——说出来。

“所以让你去啊!”木田达也笑嘻嘻地捶一下他肩膀,“我帮你看着桐岛,你快去,别一会儿有别人顶上去了。”

——如果什么也不说出来……

“那我走了。”

桐岛牧生身体微微发抖,却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出任何阻止的话。

这种放弃让樫野零有些失望。他应该觉得轻松的,应该觉得对方会看眼色,乖巧,懂事,不任性不胡搅蛮缠。

但他在觉得解脱的同时,又深深觉得失望。

到底是桐岛牧生啊。

他自嘲地笑了笑。

无论他怎么希望,怎么去逼迫,怎么去引导,仍旧是沉默的、克制的、不会把真正的需求表达出来的桐岛牧生。

原来他居然在试图去改变,甚至去改造一个人长久以来的性格吗?

他算什么?又在妄想些什么?

樫野零在心里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大踏步地往球场的方向走。

——如果什么也不说出来。

——除了失去,什么都得不到。

……

 

评论(31)

热度(84)

  1. 星河欲转樫野牧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丽丝的呆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