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零牧he可行性报告》三十三

Chapter 33

虽然复明了,但其实一点变化也没有。

拿着病人的腿当枕头,樫野零半点也不羞愧地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桐岛牧生还是桐岛牧生。稍微被一逗弄就会傻乎乎的反应不过来,稍微被一欺负就会可怜兮兮地眼泪汪汪。

也没什么不好的。

“饿了。”

干瘪的肚子顺应形势地跟着咕咕叫了一声。樫野零揉了揉肚子,用胳膊肘戳了戳桐岛牧生的手臂:“喂,去拿饭。”

“……”

这种要求摆明了就是在为难人。桐岛牧生苦恼地思索了半分钟,小声建议:“不喜欢医院餐的话……要叫外卖吗?”

樫野零面不改色:“没钱。”

“我来付好了……”

等的就是这句话。

樫野零翻出他已经重新充上电的手机,找了个外卖的APP,搜索了一家看着就让他有食欲的店铺,毫不客气地挑着喜欢的菜挨个儿点。

等跳到结账页面了,他也不急着把手机还回去,反而理直气壮地要求:“密码。”

被勒索的一方也毫无怨言,乖乖地报出密码数字:“880806。”

这个数字组合相当耳熟。

樫野零边输着密码边回忆,然后恍然大悟这就是之前桐岛牧生告诉过他的密码。

还据说所有的卡都是同一个密码。

心真大。

他心情良好地订完餐,随后把对方的手机丢回床头柜上后,就又重新躺回桐岛牧生腿上,懒懒散散地给自家死党发邮件,试图利用“牧生复明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的句式让自家死党大出血一次。

木田达也大约这时候也在吃饭,并没有立刻回复他。

樫野零也不急着现在就收到回复。

“看电影吗?”

边搜索着最新的电影,他边象征性地征询了一句桐岛牧生的意见。在确认对方从来也不可能会反驳的态度后,他恶劣地露出了一个笑容,点开了电影的播放键:“为了你好。”

“嗯?”

“我看,你听。”他强调着重点,“为了你好。”

“……”

……

在电影看到四分之一时,送餐人员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医院门口。

樫野零终于勉为其难地从床上挪下来去楼下拿了个午餐。回来时他嘴里已经叼了一个肉包,一下一下嚼得有滋有味。

“看我干嘛,你又不能吃。”

他在咀嚼的间隙里含含糊糊地消遣了对方一句,然后从袋子里掏出一碗白粥,搁在了床头柜上,“这是你的。不要客气,多吃点。”

桐岛牧生看了看他拎在手里的各色肉食,又转头看了看那碗素净得除了米就是水的白粥,眼里露出一丝哀怨。

“想吃的话,起码说句好听的。”

樫野零笑眯眯地拍了拍他拎着的袋子,又从里面掏出一个肉包,在桐岛牧生面前晃了晃,然后塞进自己嘴里,“比如‘求求你了让我吃一口吧’之类的。”

“……”

这种举动的羞耻度显然超出了桐岛牧生的接受范围。对方哀怨地看了他一会儿后,就放弃地转过身默默端起了白粥。

樫野零看了他一眼,边嚼着肉包,边在袋子里掏摸。

于是正小口小口喝粥的桐岛牧生看到面前的桌子上被摆上了一碗鸡蛋羹。

然后是一碗裙带菜。

然后是一碟蔬菜沙拉。

……

各种各样的搭粥菜以及和粥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菜堆满了他面前的桌子。每一样都不油腻,量也不多,清清爽爽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反正不是我付钱。”

啃完了肉包开始啃炸虾的始作俑者如是解释,“我就每样都点一份,尝尝味道。”

桐岛牧生捧着粥碗,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眼底满是甜蜜。

樫野零大咧咧地把他挤向一边,靠在床头边啃着排骨边看着科幻片。据说这是一部大牌云集、大投资、大场面、高票房的片子。

只是大约导演物理学得不太好。

樫野零皱着眉毛把轰隆轰隆的爆炸音效调低,边揉耳朵边跟身边旁听的桐岛牧生抱怨:“太空里爆炸还能有动静?导演梦里导的吧?”

不被允许看手机画面、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剧情的桐岛牧生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筷子在面前的几个碟子里犹豫地来回移动,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一样夹了一片沾着沙拉酱的生菜叶,微微颤抖地、小心翼翼地凑到了樫野零嘴边。

樫野零一口吃了下去,嚼了两下,嫌弃地用手指指了指裙带菜的碟子:“要吃这个。”

对方一点没有被使唤的不满,立刻飞快地夹了一筷子送过来。

樫野零满意地嚼着菜,莫名觉得身旁的桐岛牧生好像突然之间容光焕发,简直明媚得周身小花朵朵开。

……他平时有苛待他?

吃个外卖而已,至于这么高兴。

樫野零上下打量了一下被自己养的唇红齿白神采奕奕的桐岛牧生,立刻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那就是自己这个有钱的小伙伴平时太苛待自己,有钱都不好好花。

“你……”

他正试图纠结一下小伙伴错误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手机却忽然响起了铃声。樫野零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木田达也的电话后,立刻接起来,边下床往外走边叮嘱桐岛牧生:“慢点吃,不准吃撑……喂?达也?”

“桐岛好了?”

木田达也没跟他客气,省略一切招呼寒暄,上来就直奔主题。

他不会无聊到跟樫野零客气,樫野零当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同样直奔主题:“去哪庆祝?”

“去……”

“近点的,环境好点的。”

这两个条件拍死了绝大部分的好玩地方。木田达也郁闷地啧了一声,苦逼地妥协:“那就医院旁边那个饭店好了,有包厢的。”

“行。”樫野零大方地批准,“那就明天十一点半,我带牧生过去。”

“傻啊你,你去接绮罗,我送桐岛过去啊!”木田达也嘿嘿嘿地笑了几声,“她是不是高兴坏了?赶紧的,多亲近亲近!”

樫野零一顿。

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麻生绮罗了。就算偶尔想起来,似乎也没有太意识到对方还是他的女朋友。

更多的时候他好像一直都把对方当作“桐岛牧生暗恋的人”。

桐岛牧生复明的事情,他甚至完全没有想到应该尽快告诉绮罗。

这个发现让他有种难言的愧疚和心虚,在木田达也喋喋不休的“你们有没有什么特殊安排啊我去给你们订房间”调侃里,他硬邦邦地打断了对方:“我还没告诉她。”

“……啊?”

“牧生的身体状况还需要再观察,等彻底恢复了再告诉她比较好。”

他一瞬间就想到了理由,并且顺理成章地说服了自己,“而且应该让牧生自己告诉她。”

第二个理由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无论是桐岛牧生温柔地对着麻生绮罗解释复明的情况,还是麻生绮罗欣喜地念着“桐岛君”的样子,哪种画面都让他不爽至极。

“等晚上我会告诉她的。”

于是他立刻就推翻了自己原本给出的理由,“我来跟她讲。”

“……”

“没别的事就先这样定了,牧生应该吃得差不多了。”

“……”

电话那一边的木田达也陷入了可疑的沉默。

樫野零“喂喂”了几声,差点就要去按挂断了,对方才吞吞吐吐地小声嘀咕:“虽然脚踩两条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晴美现在跟绮罗关系好得不行你这么对绮罗她要发飙的她发飙我就倒霉了……”

“你给我等会!”

他一连串不带标点的嘀咕听在樫野零耳朵里就是不断的嗡嗡嗡嗡嗡。整理了足足半分钟,樫野零才找到他话里的重点,“脚踩两条船?我踩谁了?”

“绮罗跟桐岛啊!”

“我知道牧生喜欢绮……什么?!”

条件反射想到自己这边伪三角恋问题的樫野零愣了愣,发现正确的恋爱箭头方向后,立刻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差点炸毛,“我跟牧生?!”

“对啊。”偏偏木田达也相当的理所当然,“你不是在跟他谈恋爱吗?”

“放屁!牧生是男的好不好!我怎么跟他谈恋爱!”

“……哦……”

木田达也拖着调子,充满怀疑地嘀咕,“我以为你是双插头的。”

“谁传出来的!我只喜欢女人好不好!”樫野零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等我回去我弄死那个瞎传谣言的白痴!”

“瞎传谣言的白痴”木田达也:“……你只喜欢女人,不代表桐岛只喜欢女人。”

这句突兀的发言让樫野零愣在原地,足足沉默了半分钟,一直到木田达也继续往下说了,他也没能反应过来。

“你之前不是让我去查他们家有没精神病嘛——我估计你已经忘差不多了,天天就知道跟桐岛折腾。”

“……结果呢?”

“他们家的事很难查,我到现在也没查到多少。只知道他在转学过来之前住了半年的疗养院,理由是精神问题。”

“……”

“不止是这个。我还查到他在你退学后一直在找你,甚至很有可能精神上出问题的原因也是因为你!……说白了!就是他因为找不到你!得相思病了!”

“……”

这是一个相当有冲击力的调查结果,木田达也不急着让樫野零做出反应,毕竟他在发现桐岛牧生竟然暗恋自家死党时,也跟死党现在一样目瞪口呆。

同性之间的爱慕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自家死党一向魅力滔天,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甚至男生在苦苦等着他回应。

所以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结果,并且靠着樫野零对待桐岛牧生的态度,判断出了自家死党应该是个男女通吃的双插头。

既然你情我愿,那就无所谓了。

顶多有点对不起绮罗,顶多晴美会不太高兴。

反正自家死党也不是第一次做人渣,他一点不惊讶。

但是现在樫野零完全状况外的反应又让他发现,自家死党好像并没有自己正在跟桐岛牧生谈恋爱的自觉。所有闪瞎人狗眼的打情骂俏都只是自家死党无意识的荷尔蒙发散,跟谈恋爱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桐岛牧生就有点可怜了……被这么天天撩拨,撩他的人还一点没自觉。

木田达也边思考边默默在心里为对方点了根蜡烛,还想等着听樫野零的反应,就茫然地听到了手机里嘟嘟的忙音。

“……”

 


评论(4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