樫野牧生

想让他慢慢幸福到我都不认识他
思君不见倍思君
零牧only,拒绝拉郎。

桐岛牧生番外(四)

零果然不生气了。
不仅不生气了,还陪着他睡了一个晚上,被他得寸进尺地挨过去靠着也一点没有生气。
再没有什么比睁开眼睛、呼喊零的名字就能立刻得到回应更让他高兴了。如果能够让零一直这么待在他身边,不要说是以后再也看不见,就算是变得听不见、说不出话、或者干脆断掉手脚,也都没有关系。
但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想法。
所有人都觉得他的眼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没有了这双眼睛简直是毁了他的全部人生,会让他痛苦到无法生存下去。
最起码麻生绮罗肯定是这么想的。所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让想要试着迎合她掉几滴眼泪的桐岛牧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是受害者,好像应该比加害者哭得更加厉害。
——但他好像哭不成这个样子。
“麻生。”
他尴尬地回忆着自己从前的人设,尝试着去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思考,怎样才能扮演一个暗恋着加害者的、温柔的、圣母的、不希望加害者为自己负疚痛苦的加害者。
“……”
“…………”
“………………”
他绝望地想原来自己是个正常人,居然完全脑补不出这种神经病一样的脑回路。
幸好他每次卡壳的时候总有捧场的人会帮他圆场。麻生绮罗虽然讨厌,但总是在奇妙的地方善解人意,自觉自动就在尴尬的气氛里跑走了。
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察觉到零跟着就要跑出去。
……零!
他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拉,但刚刚拽到一片衣角,就迅速反应过来差点又犯之前的错误,立刻吸取教训地收回手,用表情来演绎“希望你留下来但是没有关系你可以离开”。
他的演技大概在这几天里有了长足的进步。
他不仅让零停下了追出去的脚步,还收获了意想不到的亲近。
“我去看看检查结果。”
用着几乎亲吻到他耳廓的距离,零的声音轻柔到让人难以相信。
“很快回来。”
湿热的、温暖的、属于零的气息。
这份温柔让他恍惚到连零什么时候走的也没注意,满心地幻想着零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做的是什么样的动作。
跟对着麻生绮罗的时候一样吗?
跟对着其他女孩子的时候一样吗?
不一样的吧?
他救了零、是差一点因为零就死了的存在,总该有一点点……
……有一点点,不一样的吧?
他忐忑不安地反复绞着手指,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把自己眼睛弄瞎。
想看见。
想看见。
好想看见……
“麻生。”
一边焦虑地绞着手指懊恼着他的自作自受,一边又仿佛精神分裂般察觉到了零和麻生绮罗的归来,应对自如地继续着他的表演。
为什么偏偏看不见呢?
他想回到那个时间点去看见零的表情,但他回不到那个时候,也看不到零的表情。越是做不到,就越是想做到。
想要后悔、想要改变,但是后悔不了,改变不了。
焦躁烧灼得心里如同万蚁撕咬,恨不得撕裂开胸口、抓出心脏、连血带肉地一起踩在地上碾成碎片烧成粉末。
为什么偏偏看不见呢?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要让他知道他大概永远都看不见呢?
这种无法弥补的懊恼变成了偏执的激愤,原本设计好的温情款款的温柔安慰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焦虑之下衍生的愤恨。
他赶跑了麻生绮罗。
还赶跑了零。
“……”
他做了什么蠢事?
桐岛牧生茫然地听着那两个被赶跑的人一前一后跑出去的脚步声,想了又想,仍然没有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把好好的剧情搞砸成这个样子的。
他原本应该好好安慰麻生绮罗、巩固好自己对麻生绮罗一往情深无怨无悔的形象的……
零不会再回来了。
他给了零不再回来的理由,零不会再回来了。
一个后悔之后紧跟着的就是另一个更大的后悔,他甚至没有心情去想是不是该在木田达也这里补救些什么来挽回败局,自暴自弃地顺着之前乱七八糟的剧情继续编造,把木田达也也一起赶走。
零不会再回来了。
他做了无法挽回的蠢事,零不会再回来了。
除非他立刻从窗口跳下去寻死,否则他根本没有像样的借口来逼迫零回来。
他既然赶走了零,就不能再厚着脸皮去哀求零回来。普通的自残或者绝食会让他说的话自相矛盾,会让零发现他一直都在编造谎言伪装良善。但是太危险的寻死又容易变成真的死亡,那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他竟然把自己逼到了死路。
桐岛牧生蜷缩在被子里发抖,神经质地啃咬着手指上受伤的地方。
想不出啊……
想不出啊、想不出啊、想不出啊!
他想不出什么挽救的方法、想不出让零自己回来的方法啊!
他不是什么多重要的人,只是一个找不到借口丢掉的包袱而已。他亲手把解脱的办法教给了零,又怎么能抱有希望零会主动捡回这个包袱、回到他这里?
他解不开这个死局了。
……只有死。
眼睛没有恢复的可能了,绘画的希望没有了,又不能苛责爱慕着的女孩子和从前救过他的朋友。
他只能自己死了。
在赶跑所有看护的人之后,从医院的窗口跳下去。就跟当年的圣一样。
这样零就会回来了。
他慢慢松开被咬得泛出血腥味的手指,摸索着拔下插在手背上的点滴,扶着墙壁站起来,一点一点朝着风吹过来的方向走过去。
他的身体状况其实比零以为的要好很多。
他不太受疼痛的干扰,也不像正常人那样害怕随便挪动导致受伤的骨头长坏。只要他想,他随时都可以摆脱病床走去外面。
只不过有一点痛而已。
他一定会比圣好运的。
从这里跳下去,他不会死的。
桐岛牧生靠着窗框,按了按心脏的位置。
他还有很多想做的事,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事,还这么强烈地想要活下去。
……他不会死的。

评论(21)

热度(65)